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智造:体现中国陶瓷转型焦虑

2016-3-2 | 来源:环球艺术 | 点击:

导读:   “素坯勾勒”、“笔锋浓转淡”等《青花瓷》的歌词,曾将无数人引入对中国陶瓷的古典想象。这种符号式的吟诵,将陶瓷推向了绝美虚幻、面目模糊的云端。而11月11日到14日,在上海世贸商城举办的“2010上海国际陶瓷生活艺术博览会”,将提供一个真正进入陶瓷艺术的入口。在这几...

  “素坯勾勒”、“笔锋浓转淡”等《青花瓷》的歌词,曾将无数人引入对中国陶瓷的古典想象。这种符号式的吟诵,将陶瓷推向了绝美虚幻、面目模糊的云端。而11月11日到14日,在上海世贸商城举办的“2010上海国际陶瓷生活艺术博览会”,将提供一个真正进入陶瓷艺术的入口。在这几天中,陶瓷褪去了文化想象的外衣,显露出作为文化遗产和文化产业的坚硬现实。

  “源于传统,低于传统”中挣扎

  在这个目前为止国内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国际性陶瓷艺术博览会上,汇聚了国内外的日用生活陶瓷、天马行空地呈现设计创意的时尚先锋陶瓷、精益求精的名家陶瓷,以及作为“中国智造”突破性力量的新锐陶瓷。这场博览会,实际上是中国陶瓷最大的展示平台。在这个平台上,陶瓷的历史荣耀和当下现状,都将体现无遗。

  “中国智造”是本届陶瓷博览会主题的关键词,仅从这个词语,就能看到中国陶瓷从“制造”到“智造”的转型焦虑。陶博会组委会负责人葛千涛认为,陶瓷曾经是影响过世界的中国软实力代表。而在今天、在当下,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好,却奢谈影响世界的全新文化,是完全没有说服力的。葛千涛的感慨,是基于中国陶瓷业的现状。

  有必要对陶瓷的历史进行一番大致的梳理。中国瓷器乘坐帆船抵达西方时,曾引发过狂热的追捧。但西方文化机制的优越性随后便体现出来,英国人以自己的美学改造了中国瓷器。细腻的英国骨瓷上,绘上了繁复精致的纹饰。随后是德国、西班牙、意大利。中国瓷器在西方落地生根,屡经嬗变。尤其在过去的一百多年中,陶瓷业经历了剧烈的变化。传统的手工业被规模化、机械化的工业大生产取代,西方诞生了一大批著名的陶瓷品牌,并完全占据了世界陶瓷的高端市场。

  而转观中国的陶瓷现状,看似繁花簇锦,却缺乏活力。葛千涛表示,国内陶瓷业愚崇大师的现象十分严重。他讲了一个亲身的经历,在刚接触陶瓷领域时认识了不少人,别人介绍时都说这是“沈大师”。一开始他很纳闷,“为什么做陶瓷的都姓沈”,后来才知道是“省大师”。以行政级别化的“大师”头衔,与陶瓷作品的内在价值对应,是陶瓷业的一大痼疾。而攀比、泛滥的各种大师头衔,又成为将传统文化庸俗化转换、浅薄化倡导的帮闲。

  除此之外葛千涛还认为,大量“陈瓷滥陶”缺乏时代特征,丢失了陶土多元的生命力。可以想见,当最初的先民搓揉泥土将其塑造成型,那种愉悦应有如造物。但今天的陶瓷,却深陷于泥古的困境中不能自拔。而作为日常用具的陶瓷,却正在工艺上的粗陋和创意上的匮乏中挣扎。“源于传统,低于传统”,葛千涛对纯粹的仿古作出了这样的尖锐批评。

  如何“创造陶瓷的全新语言”

  “中国陶瓷需要产业升级”,所以需要“中国智造”。“我们很多陶瓷艺术家的工艺水准相当高超”,今年夏天在巴黎举行的一场当代龙泉青瓷展览上,西方人就对当代龙泉青瓷的工艺赞不绝口,认为那些作品很完美地继承了中国古代的工艺水准和美学高度。但这是不是就应该成为中国瓷器的出路呢?葛千涛认为,就文化层面而言,两宋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时代。但那样的孕育瓷器美学的时代,已经无法回返,作为文明遗产的古瓷器也已被高悬。当代瓷器再去追求历史荣耀,已经失去了意义。因此,还是应该思考如何在今天的时代中创造陶瓷的全新语言。

  在第一届陶博会的研讨活动中,一位建筑师曾经提出了一个相当惊人的建筑方案。他主张完全用青瓷为建筑原料,改造上海郊县的一个小镇。从文化意义上而言,这个方案应该不具备可行性。葛千涛认为,这个方案的可贵之处在于,它提供了一种想像力。即陶瓷作为中国特有的材质,进入未来中国的空间营造之中。而且,“在技术上完全具备可能”。今天的陶瓷,早已不是一套茶盏、一个花瓶。参观过第一届陶博会的人应该还记得,陶瓷已经是一个涵盖了艺术品、时尚设计、建材、高新技术材料等诸多领域的产业。葛千涛希望将来能成立一个机构,专门对陶瓷这种材料进行探索和创新。就像高分子技术,就像纳米技术,当一种材质,“在技术上始终在更新换代,它本体上就具备了宽广的可塑性和创造性”。

上一篇:快讯:清乾隆花瓶在英国拍出五亿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