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贝耶勒基金会学术展:1970年以来的玛琳·杜马斯

2016-2-29 | 来源:环球艺术 | 点击:

导读:HET KWAAD IS BANAAL / EVIL IS BANAL,Oil on canvas, 125 x 105 cm, 1984 5月31日,贝耶勒基金会(Fondation Beyeler)为玛琳•杜马斯(Marlene Dumas)举办的大型学术展览“作为负担的图像”(The Image as Burden)拉开帷幕。该展览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一直梳理到其近年...


HET KWAAD IS BANAAL / EVIL IS BANAL,Oil on canvas, 125 x 105 cm, 1984

5月31日,贝耶勒基金会(Fondation Beyeler)为玛琳•杜马斯(Marlene Dumas)举办的大型学术展览“作为负担的图像”(The Image as Burden)拉开帷幕。该展览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一直梳理到其近年来的最新创作,是这位杰出艺术家在欧洲最全面而完整的一次回顾展。除了杜马斯标志性的绘画作品外,本次展览还呈现了其早期创作中的部分实验性拼贴作品。

杜马斯的作品拥有十分典型的个人特征,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用近乎残酷而直白的方式描绘隐秘的情绪及肉体。画面中的人物对象在她笔下毫无保留的呈现给观众,有时带有挑衅的姿态,有时也有些许迎合性的幽默。尽管杜马斯的绘画可以让渡色彩,但人体这一内容却成为其一成不变的关注焦点。她的作品让人们体会到绘画在当今时代的意义和地位,也为她本人赢得了各种殊荣。


Broken White,130x110cm,Oil on canvas,2006


THE TEACHER (SUB A), Oil on canvas, 160 x 200 cm,1987

    不论是杜马斯笔下的人物群体还是个人肖像都能挑起困惑和不安之感,富有表现力的色彩与几近透明的色调相互交织,铺展并延展到画里画外。有时她的画面色彩稀薄显得十分脆弱,如同毫无生气的人,但话说回来,她并不回避描绘残缺的肢体和令人铭记的脸庞。的确,杜马斯的与众不同就在于她把死亡和恐惧的场面与艺术美连结在一起糅合在她的画布上。在本次展览的一系列迄今为止首次展出的最新作品中,她的创作更着重于对人体和空间关系的描绘。

    杜马斯年轻时收集并存档了很多图片,这些图片很大程度上成为其绘画及水彩作品的原型。尽管她的作品中经常引用时下的社会及政治事件,其存档图片中仍有很多私人家庭照、艺术史引图以及一些媒体照片。在新闻报纸及剧照等图片素材的基础上,杜马斯通过画笔将这些原型赋予新的情绪和气息——这些震慑人心又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经常在画布上呈现出不安与混乱的味道——它们本是定格在照片中的安静图式,而杜马斯却为其注入了躁动的生命。

    站在杜马斯的作品前,画面散发出一股强劲而压迫性的感官力量,往往将观者笼罩并觉无处逃遁。


The Swan, 2005


    本次展览是贝耶勒基金会与杜马斯联袂呈现的一次视觉盛宴。展览依循简单的时间顺序梳理了杜马斯职业生涯的创作脉络。

    据悉,展览从2015年5月31日一直持续至9月6日。


    玛琳·杜马斯(Marlene Dumas)

    玛琳·杜马斯(Marlene Dumas)是当今国际上最受瞩目的艺术家之一。1953年生于南非开普敦非,现居住荷兰阿姆斯特丹。

    技艺高超的她在评价自己的作品的时候认为她是“画家中的画家”,杜马斯经常会用女性、儿童或者婴儿作为她的作品的对象,女性之美与艺术则是她的作品中永恒的主题。批评家认为,她将色情的愉悦与概念主义批判相结合。

    她于1998年被国际关注,在2000 年参加上海双年展后被国人熟知,并且被认为可能会开拓水墨画人物的新方向,目前有许多国内画家受到她的影响。马琳·杜玛斯(Marlene Dumas)通常被称为“精神表现主义者 ”,她的含有性隐喻的绘画暗示了现实世界的精神混乱。她笔下的人物多是女人、儿童和有色人种,他们美丽、柔弱。但是对于这些容易受伤的弱势人群,杜玛斯的作品不提供观众任何安慰,她破坏了图像最根本的叙事、交流功能,剥光了精神安慰中最美好的外衣,因而挑起了困惑和恐惧。(摘自Artdaily,Fondation Beyeler;编译/良月,图片:Fondation Beyeler)


FOR WHOM THE BELL TOLLS,Oil on canvas, 100 x 90 cm, 2008


AMY - BLUE,Oil on canvas, 40 x 30 cm,2011

 

上一篇:那些世界上的剧院:由精英化走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