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博采众长的《徽州往事》 艳惊四座意味深长

2016-2-12 | 来源:互联网 | 点击:

导读: 笔者是在素有戏窝子之称的故乡河南看戏长大的资深戏迷,又在中国戏曲学院供职十几年,素日里看了不少戏。近日和朋友一同在北京国家大剧院观赏黄梅戏《徽州往事》,身心愉悦,如沐春风。 传统戏曲具有程式化、虚拟化的鲜明特点。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谓之“四功五法...

笔者是在素有戏窝子之称的故乡河南看戏长大的资深戏迷,又在中国戏曲学院供职十几年,素日里看了不少戏。近日和朋友一同在北京国家大剧院观赏黄梅戏《徽州往事》,身心愉悦,如沐春风。

传统戏曲具有程式化、虚拟化的鲜明特点。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谓之“四功五法”,有程式、有流派;一桌一椅能演朝代更替、人间悲喜,手一翻能演翻江倒海,棍一挥能演马行千里,此为虚拟。激情处台上演员如疯似狂,台下观众如傻似痴,摇头晃脑、手打节拍,谓之戏迷。我们认为这是戏曲的传统。

这种传统在《徽州往事》中随处可见,如剧中厅堂的设计表现出典型的古徽州文化特点:主座后面桌子上,左边放瓶子,右边放镜子,中间放古朴的钟,寓意“钟声瓶镜(谐音终生平静)”。另外,族长在祠堂开会等场景更体现出古徽州祠堂文化的特点,这些地道的徽派文化给整部戏增色不少。

难能可贵的是,该剧虽然根植于黄梅戏,却在深度挖掘中国传统戏曲之精粹的基础上,吸收电影、话剧、音乐剧等诸种艺术形式之所长,已远远超出黄梅戏和中国传统戏剧内涵,以其独特的风采,创造出了一种现代新型戏剧。

这种“新”在启幕之时就得以显现,“徽州往事”以电影片名的手法展现出来,伴以震撼的背景音乐,即刻使观众进入19世纪的徽州乡村。这种舞美设计无疑是将电影、话剧的手法运用到了戏曲舞台上,改变了传统舞台剧的开场模式。

《徽州往事》叙述的故事是:清朝后期,徽州女人舒香得知外出经商的丈夫汪言骅被杀后肝肠寸断,却因“通匪”莫须有罪名被逮捕。在押送途中,她机智脱险,之后隐姓埋名嫁给了忠厚能干的男人罗有光。多年之后,前夫再次出现,两个男人因为善良和礼教、面子而“让妻”。让舒香痛心的是,两个男人或称“物归原主”,或“改称大嫂”,但并没有问她本人的想法,她愤然出走。这是一个平凡女子的故事,却又是一个曾经的动乱时代的缩影。该剧用电影中惯用的蒙太奇的叙事手法,铺衍出天下太平、祸从天降、生养将息、矛盾出走等不同的社会背景和人生阶段,深入阐释个人命运与社会的关系,耐人寻味。它达到了导演王延松追求的目标:音乐叙事清新流畅,黄梅味浓郁而有张力,形成了“新”和“旧”的完美结合。


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韩再芬领衔主演该剧,她用几十年的表演功力成功地演绎出了清朝后期激烈动荡的社会环境中一个女人的不幸人生,并凭借精湛的表演第二次获得中国戏剧表演艺术最高奖——梅花奖。该剧于2012年搬上舞台后,在各地公开商演了几百场。这次在北京国家大剧院演出,连续四五天上座率超过90%,观众在每一幕结束后都给予由衷的掌声。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黄宾虹山水画:书画一法 曲高和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