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香港苏富比大陆展卖印象派毕加索情人最抢眼

2016-2-24 | 来源:环球艺术 | 点击:

导读:   “越来越多的中国买家到纽约、伦敦去购买印象派和欧洲现代艺术大师的作品,那我们为什么不把它们带到中国来呢?”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国际联席主席兼行政副总裁大卫·诺曼(David C.Norman)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   “欧洲现代艺术巨匠”齐聚京城  ...

  “越来越多的中国买家到纽约、伦敦去购买印象派和欧洲现代艺术大师的作品,那我们为什么不把它们带到中国来呢?”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国际联席主席兼行政副总裁大卫·诺曼(David C.Norman)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

  “欧洲现代艺术巨匠”齐聚京城

  10月22日-25日,由苏富比拍卖公司主办的“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巨匠油画展”在北京举行,包括巴布罗·毕加索、克劳德·莫奈、艾德嘉·德加、马克·夏加尔、皮耶·奥古斯特·雷诺瓦等在内的多位欧洲现代艺术巨匠的代表作首次与中国藏家做了零距离的接触。

  “这个展览对苏富比,以及中国而言,都是史无前例的。”苏富比亚洲区主席黄林诗韵(Patti Wong)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苏富比近期举行的拍卖会上,来自中国和亚洲各地的藏家都对印象派及现代艺术表现出非常浓厚的兴趣,令人侧目。”此次是苏富比第一次在内地举办欧洲现代艺术大师作品的预展活动,如此规模和等级的欧洲现代艺术展览在中国内地是史无前例的。

  “我们这次带过来的所有油画都出自于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纵横欧洲的顶级艺术巨匠之手,而且并非他们的一般画作,都是他们在美术史上非常具有代表性的作品。”黄林诗韵说,“因为中国买家虽然涉足印象派和欧洲现代艺术大师作品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他们都是要最好的。”

  当然,“最好的”也无疑会价值不菲。据介绍,这些大师作品售价在200万美元~2500万美元不等,形式为私人洽购,即直接按售价销售,先付款者先得,并非拍卖形式,而具体的成交价格也一般不对外透露。这种形式苏富比已经做了几十年,但是来中国内地做预展还是第一次。

  “拍卖一年只有两次,所以苏富比还会举行多场私人洽购展卖。”黄林诗韵介绍说,“但是,并不是说私人洽购都是不那么重要的东西,只是卖家因为时间安排、心理愿望、不希望价格公开等因素会作不同的选择。”

  “在过去的五年里,来自中国内地和亚洲其他地方的买家实力有了很大的提升,他们的收藏等级已经跨越到购买印象派和欧洲现代艺术大师的作品了。他们在纽约、伦敦等地的拍卖场上非常活跃,已经开始改变这个板块市场的格局。”大卫·诺曼说。

  大卫·诺曼是全球最资深的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拍卖专家之一,1999年,他出任纽约苏富比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董事以来,已经取得46亿美元的总成交额,几乎无人能及。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世界最贵的一幅毕加索画作正是由大卫·诺曼之手拍出。2004年,在他负责筹划的“John Hay Whitney伉俪的私人珍藏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拍卖会”中,毕加索的名作《拿烟斗的男孩》最终拍得了1.042亿美元的天价。到目前为止,它仍是“世界上最贵的画”,并保持了6年全球最贵的艺术品记录。直到去年,瑞士艺术家阿尔贝托·贾科梅蒂的一件青铜雕塑作品《行走的人》才以0.001亿美元微弱的优势刷新了它的记录。

  “毕加索的情人”最抢眼

  大卫·诺曼表示,此次来北京展览的二十几件作品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特别选择了中国藏家比较关注和喜欢的画家,并且尽量把画家各个时期的作品做一个完整的呈现。

  “比如我们带来的7幅毕加索早期浪漫的“蓝色时期”、既颠覆又具实验性的“立体主义”,及其后二十年的“新古典主义”;还有他对最为人熟悉的情人多拉·玛尔(Dora Maar)的描绘,以及其于上世纪60年代后转向的“表现主义”风格作品。除了毕加索作品以外,3幅莫奈的作品,也是从早期到晚期的作品都有呈现。” 大卫·诺曼说。

  整个展览售价最高的作品是毕加索早期绘画生涯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母亲抱着小孩》(又称《母爱》),约2500万美元,它是毕加索著名的“母与子”系列中最早期完成的作品之一,完成于1901年。

  最受关注,也是大陆藏家和艺术爱好者更为熟悉的则是《年轻的黑发女人》(又称《多拉·玛尔》),它是毕加索1939年完成的肖像画,主人公是他的情人多拉·玛尔。这也是毕加索作品中一个非常著名的题材,名画《裸体梳妆女》、《哭泣的女人》都是以多拉·玛尔为模特创作的。

  “这是一幅非常典型的立体主义的代表作,画作把从不同角度(正面、侧面)看到的人物面部,同时在一个平面里面来呈现,这在当时是非常新颖的创作方式。虽然表面上来看,模特已经被画得‘面目全非’,但其实模特非常典型的面部特征,比如黑色的眼睛和鼻子的线条,并没有因此而消失。”大卫·诺曼说。

  毕加索1881年出生在西班牙,他的一生辉煌之极,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活着看到自己的作品被收藏进卢浮宫的画家,可以说整个20世纪都是属于毕加索的世纪。今天,在全世界拍卖价最高的10幅画作中,毕加索的作品就占4幅。

  除了非凡的艺术才能,毕加索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他的情感经历。人们热衷于详尽地罗列毕加索的爱情年表并认真学习,这并非仅仅源于“八卦”的心态,而是因为这些经历与毕加索的艺术创作有着莫大的关系。

  在毕加索的众多妻子和情人中,一个病死、两个自杀、一个精神失常、一个与他再不见面……而每段爱情的分崩离析都使得他的画风有了新的改变。

  多拉·玛尔与毕加索的爱情可以算得上是20世纪艺术史上最激烈、复杂的爱情故事之一。多拉·玛尔是南斯拉夫女摄影师、画家,她与毕加索相识于1935年的秋天,在之后长达8年相恋时间里,玛尔成为毕加索最负盛名的肖像画主角。

  毕加索在二战时期对玛尔的描绘,是他最知名的创作成就之一,并象征了那个时代的集体精神特质与内涵。这些作品非常抽象,但充满了无法抗拒的魅力,还带着丝丝哀怨美和震撼力——这种特质在毕加索庞大的肖像画作品中是非常罕见的。

  多拉·玛尔是为数不多的可以与毕加索分享思想的爱人,但是其强烈的自我意识与高傲慑人的性格,却也导致两人原本炽热的爱情,变为矛盾,甚至上升为仇恨。毕加索后期所画的多拉·玛尔的肖像几乎都是极端扭曲和畸形的,充满诡异的色彩。

  买“毕加索”也有风险

  “过去的历史证明,每当世界的某些地区经济飞速发展、社会财富大幅增加的时候,新兴的富有阶层都会对艺术品市场表现出强烈的兴趣,他们会首先购买他们自己文化和历史的艺术品,然后他们当中的一小部分顶级藏家,就会进入世界级艺术品的收藏行列,开始购买莫奈、梵高、毕加索……过去的日本、墨西哥、南非是这样,最近10年的俄罗斯、中东、中国也是这样。”大卫·诺曼说。

  但他建议,虽然毕加索的作品存在很大的升值潜力,但艺术品投资还是有别于股票、有价证券、房产,它的变现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时机。所以,一定要购买自己喜欢的,如果完全以投资为目的,还是需要慎重考虑。

  20年前,日本买家曾经在全球买下了数百亿美元的艺术品,一举占领了全球30%的艺术品市场。最受日本买家青睐的梵高、毕加索等欧洲现代艺术大师的作品被炒高了数倍。

  但是,上世纪90年代以后,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各阶层的财富迅速缩水,这些昂贵的画作几乎最后都被低价甩卖。中国买家会不会也面临这样的风险呢?

  “当年日本买家确实已经到了‘疯狂’的程度,那时候,苏富比拍卖的印象派作品八成被日本人买去了,几乎是疯抢,他们把整个市场弄坏了。”黄林诗韵说,“但是现在的市场已经不是靠一个国家去支撑。目前在苏富比印象派和现代艺术大师作品的买家中,亚洲买家占8%左右,是非常健康的状态。但是如果有一天,中国买家也占了八成,那可能就要开始担心了。”( 孙冰)

上一篇:长沙老人用6幅油画讲述杨开慧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