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我和你:一种存在或者缺失(图)

2016-3-2 | 来源:环球艺术 | 点击:

导读:   我对雕塑了解甚少,也不是太喜欢。除了有一年在波兰华沙二战纪念馆门口被一组栩栩如生的雕塑感动得潸然泪下以外,我看所有的雕塑好像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我想这也是大多数老百姓的感觉,老百姓接触的雕塑也就是什么十三陵兵马俑、菩萨、十八罗汉,即陵墓雕塑和宗教雕塑。当...

  我对雕塑了解甚少,也不是太喜欢。除了有一年在波兰华沙二战纪念馆门口被一组栩栩如生的雕塑感动得潸然泪下以外,我看所有的雕塑好像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我想这也是大多数老百姓的感觉,老百姓接触的雕塑也就是什么十三陵兵马俑、菩萨、十八罗汉,即陵墓雕塑和宗教雕塑。当代雕塑好像离我们很远,偶尔在展览会上有几件,不是形象怪异就是意义彰显,艺术家的那点小思想像晒太阳一样直愣愣地翻出来,让人敬而远之。总之雕塑这玩意儿在我们身边总显得那么不自然,不像在国外跟人很亲近,但凡家里有地儿都会摆上一两件,或古典或抽象,使空间变得生动。

  张荟林没上过国内的美术院校,是在陶瓷厂打工开始接触的雕塑,后来到莫斯科系统的学习,师从俄罗斯当代雕塑大师布尔加洛夫。俄罗斯悠久的文化和中国传统踏实的实践思想给了他艺术的滋养。我第一次看到张荟林的时候差点没把他和摆在展厅里那些好玩又优美的作品连在一起。因为他的样子实在像个中学生,瘦瘦弱弱的,说话细声细气很腼腆,我一直认为雕塑是个力气活儿,艺术家应该五大三粗,看来这都是电影闹的,电影里的罗丹满脸横肉,训斥着他的模特儿,主观臆断真是不靠谱。张荟林雕塑作品很轻松,带给人们愉快的感觉,他没有了艺术的沉重感和历史感,只是以自身的爱好和新奇的想法组织空间,在他手中雕塑和空间结合起来变成了童话世界,艺术给了他把幻想变成现实的动力。我特别喜欢他的《花儿和蝴蝶》、《萨尔瓦多的诞生》,看起来很拙但又很流畅,古朴的青铜材质像是自然的一部分,在自然中融合消解,他给观者留下很多想象的空间来理解自己,分享自己。其实在当代,雕塑已经不再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占空间的形体了,各种各样装置雕塑的兴起说明人们审美观的改变。我认为,以前的雕塑就是作者赋予雕塑内容,然后观众欣赏雕塑获得内容。而现在的雕塑是作者给予雕塑部分内容,观众在欣赏雕塑时开始和雕塑有了互动,不同的观众,不同的心情看到的雕塑获得的感受不同,雕塑更有意象性,而不再是具体固定内容的人物什么的。张荟林抓住了当代雕塑的精神本质,让人面对他的作品时不再是“我观你”,而是“我和你”,我们要去面对我们的缺失或存在。

  雕塑离我们的生活很远,它不像画,空一块墙壁就会使人想起拿画去补它,所谓“补壁”。雕塑需要空间,需要放下它和想象它的空间,我们的生存空间和想象空间从来都没有宽裕过,哪儿有地方搁置它?城市里偶尔有一两件像地标一样的物件,我不愿把他们称为雕塑,因为这些没有创造者个性的腾飞奋进模具再一次把我们的空间割裂得更小,视野割裂得更碎。我多么希望有一天能在谁家的花园或者小小的客厅里看到张荟林的这些盎然有趣生命力很旺盛的作品,它们不宏伟不叙事但很温馨很亲切,就像我们空间的一小块儿,和我们一起存在。

上一篇:陈淑霞个展: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