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段江华作品:意志的丰碑和遗迹

2016-3-3 | 来源:环球艺术 | 点击:

导读:   作者:  汪民安   段江华画出了城市的物质感,画出了城市的肌理。城市,被抽象化为几个巨大的建筑物。城市的其他部分好像被建筑物吞没、被建筑物的高度和庄严吞没,它们只剩下隐隐绰绰的身影,一些矮小建筑和街区的身影。就此,城市的细节和丰富性浓缩成一团。这些...

  作者:  汪民安

  段江华画出了城市的物质感,画出了城市的肌理。城市,被抽象化为几个巨大的建筑物。城市的其他部分好像被建筑物吞没、被建筑物的高度和庄严吞没,它们只剩下隐隐绰绰的身影,一些矮小建筑和街区的身影。就此,城市的细节和丰富性浓缩成一团。这些城市空旷无人,建筑物是它的全部主角,这些建筑密密麻麻、相互挤压。建筑物通过颜料的堆积越发显得挤压。颜料反复地堆积反复地涂抹,城市就越发显得挤压,越发显示出它巨大而拥挤的物质性,越发显示出物质本身的厚度和强度。这些城市和建筑物,像是置身于一片荒漠中,被一片阴霾的天空所包围。

  城市,就是这样一只巨大的怪兽。在此,建筑和物质本身既构成了现代城市的风景,也成为绘画的风景。在此意义上,风景不再来源于高山、森林、树木、河流和大地,而是来自现代的水泥和钢筋编织而成的高楼,这些高楼成为新的风景,新的“自然”。似乎,这些建筑物已经脱离了人工之手,变成自在之物;似乎,它是自然生长,是自然界的遗物;似乎,它与人并没有关联,沉浸在自己的孤独之中。

  在现代城市中,确实只有物质和高楼,只有物质和高楼萌发的奇观、激情、伟岸,重新激发了我们一度丢失的崇高。在这些绘画中,城市替代了自然,重新激活了崇高。在这样的城市和建筑面前,人们有时会发出惊叹,如同我们曾经习惯性地在高山和大海面前发出惊叹一样。人工的世界,成为一个新的自然世界。

  段江华抹去了城市的喧嚣,抹去了噪音、激情和运动,这个城市没有人,只有建筑;没有细节,只有轮廓;没有色彩,只有晦暗;没有叫嚣,只有肃穆。城市,处在一种奇特的安静状态,一种闭锁的状态。它们似乎脱离了人间气息,脱离了世俗气息,而变成了一座顽固的墓碑。这些建筑物,好像是来自千百年前的历史深处,一直矗立在那里;也好像来自未来的某个时刻,作为未来的一个构思、一个幻象存在在那里。它们如此厚重、如此晦暗、如此静穆,好像被时间长久地风化一般;建筑物似乎穿越了时间的隧道,在风雨的颠簸摇晃中艰辛地存活下来。这些城市和建筑物,在此,是作为一种象征出现的,它们恰好是这个时代的权力、荣耀、财富和光芒之所在。

  这是一种特殊的历史观:事实上,所有的辉煌,所有的荣耀和光芒,都会变成碑文,都会成为历史。汪民安

  (作者系文学博士、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

上一篇:写实绘画市场行情及收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