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北京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调查

2018-12-31 | 来源:互联网 | 点击:

导读:   随着我国规模最大的国际性舞蹈赛事――“首届北京国际芭蕾舞比赛”本月圆满落幕,北京又一个中国与世界文化交流的新平台搭建起来。短短几月,从“我国最大文化创意产业园区落户北京通州”到“首届北京国际电影季创近28亿元的洽商交易额新纪录”,从“2011中国文化遗产日大型...

  随着我国规模最大的国际性舞蹈赛事――“首届北京国际芭蕾舞比赛”本月圆满落幕,北京又一个中国与世界文化交流的新平台搭建起来。短短几月,从“我国最大文化创意产业园区落户北京通州”到“首届北京国际电影季创近28亿元的洽商交易额新纪录”,从“2011中国文化遗产日大型主题活动成功举行”到本届舞蹈赛事,人们不难嗅出作为文化之都的北京,正加快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步伐。

  论理念:“软实力”走向世界基于“话语权营造”

  北京奥运会后,文化创意与科技创新的“双轮驱动战略”成为北京发展的新航标,特别是持续快速发展的文化创意产业,已成为首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现科学发展的重要引擎。2010年,北京文化产业的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已超5%,成为“支柱产业”。

  然而,我国文化软实力的提升还远远不够。油画家张东红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尚未建立本土学术氛围,话语权仍牢牢掌握在西方手中,评判标准难免以西方为坐标。

  “中国当代艺术要想掌握话语权,实现文化走向世界,就得先苦练内功,做大做强自己的文化创意产业。”全国政协委员、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叶小钢说,“想走出去,先得引进来,在互动中既向世界介绍真实的中国文化,又不断集聚世界各国文化创意发展的能量。”

  于4月举行的首届北京国际电影季,首次有20多名国际著名电影节主席聚首北京。电影季并未设立竞赛单元,更无颁奖盛典,而把重头戏放在“中外电影项目洽商”环节,全球200多家知名电影巨头与国内影视企业的洽商交易额高达27.94亿元,创中国电影节展新纪录,电影产业功能聚集地初步形成。

  除国际互动外,在内容生产中,也要注重西方形式与中国内容的融合。叶小钢说:“之所以西方受众惊叹用中国民乐演奏西乐,就是因为我们把中国文化和西方受众能接受的形式有机融合,让其入脑、入心,达到文化传播效果。”

  据本届国际芭蕾舞大赛艺委会主席赵汝蘅介绍,受邀的俄、法、英、美、德等世界顶尖舞蹈家看到中国舞者在作品《逍遥游》中用西方芭蕾形式展现太极柔中带刚的空间感和力度感后赞不绝口。“芭蕾不仅是西方的《天鹅湖》《唐・吉诃德》,也能融合极具东方特质的细腻与深邃。”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叶朗等专家认为,中国文化走出去,应特别重视向国际社会介绍我国当代文化艺术经典,而北京有各国首都难以比肩的历史文化遗存、有全国品种数量最多的报刊和档案资料、有全国最大规模的文化人才群,完全能担当起“软实力”走向世界的领跑者。

  论差距:三因素掣肘北京文创产业前行

  理念与实践往往有不小落差。北京在搭台上演“文化创意产业大戏”时,发现自身功力不足,一些“戏外戏”尚须“修炼”。

  北京市政协和相关专家围绕“十二五”规划进行的调研显示,三大因素掣肘北京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不利于文化“软实力”走向世界:

  首先是发展定位雷同,部分文化创意聚集区的产业集群发展模式落后。有些地区盲目追求大而全,出现恶性争夺资源的现象。对此,中国人民大学人文奥运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金元浦教授分析说,当前文化创意产业存在一哄而上的情况,一些聚集区在对旧建筑进行简单改造后进行出租,部分地产商借文化发展之名低价“跑马圈地”。

  二是文化创意产业总体处于粗放发展、数量扩张阶段,集约化程度低。以动漫产业为例,北京某动漫企业负责人说,北京尚未完全摆脱“漫画→读者”“动画→投资”“厂商→购买少部分动漫形象→消费者”单项赢利模式,“衍生产品制造商→漫画→衍生产品制造商互动开发→动画制作→衍生产品→消费者”的产业链尚未形成无缝对接。

  “从地理分布看,文化创意场所散布在10多个行政区,难以形成像美国百老汇那样的大规模文化集聚效应。”北京市政协委员、著名演员杨立新说,只有通过集聚形成产业链,利用上下游优势资源,才能产生更大规模的效益。

  三是民营文化创意企业发展艰难,受金融体制制约,融资困难。在每年5亿元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专项资金中,民营企业获得资助的金额非常有限。文化创意产业投融资服务更多侧重于文化企业与金融机构的对接,投融资渠道狭窄。北京市政协的调研结果显示,北京目前90%以上的文化创意企业把融资列为一项必要的战略规划。

  论战略:避免“一窝蜂” 打造“三乐章”

  “在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初期,难免会有不切实际、盲目投资等问题,因此要避免‘一窝蜂’,以防变为显气派、造声势、图虚名的落地畸变和泡沫现象。”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院长范周等专家指出,文化创意产业的质变,不是搞几次大型国际文化活动就能实现的,它需要三大乐章:一是概念论证,二是知识产权保护,三是最终形成“跨界”的产业链条。

  金元浦教授对此表示认同:“文化创意产业的根本是通过‘跨界’打通第二、三产业,以推动文化与经济融合发展。”他举例说,制造业卖产品、卖机器,而文化创意产业卖设计、卖理念、卖精神、卖心理享受、卖增值服务。电影、音乐、戏剧、美术给人带来艺术品位的同时,其背后的衍生品开发恰恰成为西方国家经济发展的支柱。

  北京市政协的调研报告建议,通过成立文化创意产业集聚联盟,建立信息互通机制,形成有利于分工合作的产业链。产业园区的功能,一方面应为创意设计提供销售渠道,推动设计与品牌或企业相接洽,另一方面应为创意设计提供配套服务,如媒体推广宣传等。

  据记者了解,目前北京市市级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已达30家,覆盖北京全部区县、八大重点行业。针对中国时尚创意激情匮乏、时尚话语权微弱的现状,北京于今年3月建立我国最大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国家时尚创意中心北京(宋庄)时尚创意产业园,把“时尚产业化、产业集聚化、集聚高端化、高端品牌化、品牌国家化”作为该园区的发展战略。

  相关专家还建议,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扶持力度,进一步放宽对民营文化企业的市场准入门槛,对产业聚集区内的优秀民营企业应给予一定的房租补贴,为它们提供一个稳定的发展环境。同时,应尽快设立北京文化产权交易所,推动文化创意产业与金融资本的有效对接。(新华社北京7月18日专电)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上一篇:地震主题雕塑在唐山建造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