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书法培训招生传授名人书法造假出道后月入过万

2019-4-27 | 来源:互联网 | 点击:

导读:   瓜田推荐辞:这是一篇揭露书法造假培训班的报道。书画造假不奇(各行各业都在造假,它怎么就不能造假?)奇在网上公然招生,批量生产造假者。如今,学生的习作可以冒充徐悲鸿大师的作品,还有大师的儿子出面作证!这年头,只要良心麻木、道德感丧失,发财致富的路还是不少的。...

  瓜田推荐辞:这是一篇揭露书法造假培训班的报道。书画造假不奇(各行各业都在造假,它怎么就不能造假?)奇在网上公然招生,批量生产造假者。如今,学生的习作可以冒充徐悲鸿大师的作品,还有大师的儿子出面作证!这年头,只要良心麻木、道德感丧失,发财致富的路还是不少的。最令人心动的是:这一切都不犯法。

  上书法培训班,本来仅仅是为了提高修养,陶冶性情,但现在这也竟然可以成为一门造假技能培训,同厨师培训班、电脑培训班等别无二致。近日,社会和网络上出现了一批书法培训班,这些机构声称专门培训“名家书法高仿人才”。而这些所谓“高仿人才”,日后大多扮演起名家书法作假者的角色。书法造假原本多为单一传授、暗地进行,现在却如此堂而皇之地批量培养造假者,难怪现在书坛赝品铺天盖地。

  临摹对象:从启功到赵本山

  最近网上出现了一则广告引起记者关注。一家名为“艺自源”的书法培训班声称可以传授“高仿书画技巧”,来学者有书法基础最好,没有也无所谓,只要会拿笔写字就行。而经过他们几个周期的培训,一名学员就可以具备对两三位当代书坛名家作品的仿造能力,做到“写写画画轻松赚钱”。

  这不是明目张胆地培养书法造假者吗?记者立即拨通了联系人许先生的电话。许先生颇为热情,他声称他们在辽宁、山西、天津等地都有办学点,并已有很多学员因为学会了高仿技术而赚了大钱。都模仿谁的字迹呢?许先生对记者说得很坦率:仿古代名家有点难,因为古人身上的“古意”,今人很难学会。更重要的是一旦仿造起来,不仅字迹要像,纸张也要像,而要弄到一张古代的宣纸是很难的。所以传授的多半为当代名家作品的仿造技巧。

  “启功啊,范曾啊,欧阳中石啊,有一二十个名家呢,随便你挑。”许先生向记者表示,之所以选中这些名家,是因为他们写的多为楷书,学起来比较容易做到形似(要做到神似则要看造化了),而讲授的老师基本都有一二十年书法实践经验。记者试探着问他,赵本山书法最近很热(他“龙腾凤舞”四个字就拍了92万),能学吗?许先生顿了顿,接口道:“没问题啊,你就来吧!”

  出道“钱景”:一个月收入过万

  这家“艺自源”究竟能否保证让人学会仿造名人书法的技巧,暂无法考证。但据了解,现在社会上此类传授高仿技巧书法的培训班的确存在,只是为了掩护,他们多半以小规模“书法班”的面目出现,很少有像“艺自源”那样在网上做广告的。

  据了解,这些书法高仿班,一般以学员的书法基础和想临摹名家的数量来收费。如果只学一位名家,且一点基础没有,就要从初级班上起,直上到高级班,一周期三个月,收费一般在千元左右,全过程大概三千元。如果有一点基础,则有可能从中级班甚至高级班上起,学费自然也就相应减少。但是据称,为了多赚点学费,老师一般会对学员的书法基础视而不见。

  通过某古玩城字画店的关系,记者找到了一位“书法高仿人才”小郑。26岁的小郑7年前高考不中,到上海谋生。他自幼便练习书法,临过很多碑帖,有一天他听说有书法家招学生还包找工作就去了,结果一不小心进入了“高仿”领域。“那老师看了我的几张临帖,立马就说要教我一门吃饭的本领,后来我才知道是仿名人字画。老师看过我临摹碑帖,就教我仿对碑帖之学研究很深的启功先生的字。”随着小郑技艺渐精,他开始有了收入。起初是将仿作交给师傅去处理,后来他就单干了。

  据悉,之所以“高仿事业”如此兴盛,还因为这个行当很有出路。当然最好的一条出路是能“改邪归正”。张大千早年也是以仿八大山人起家,但最终自立门户,成为一代书法大师。而且据称,也有人因为仿启功仿得像而被启功收为徒弟。纵使“改邪归正”希望渺茫,还能退而求其次,一心“向钱看”,并真的有人因此发了财。小郑告诉记者,他现在仿一幅启功的字,也能有两三百的收入,通过渠道,那些字画商一转手可能就进账几万(有时明说是假的,按仿制水准卖,但更多的是以假当真来卖),“有时业务忙,我一个月能赚上万元。”

  专家视角:这就是在犯罪

  正因为有小郑这批“高仿人才”的不懈努力,中国艺术品市场上的赝品才会那么铺天盖地。上海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宣家鑫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他对社会上竟会有“高仿培训班”这样的事物出现感到很震惊。“过去这类仿造都是暗地里进行的。多为一些不出名的书法家,为了赚钱,就去仿名家的东西,然后兜售。现在竟然敢公开开设这样的培训班,批量生产造假者,真是无法无天。在我看来,无论是教的人,还是学的人,都是在犯罪!”

  但时下像“艺自源”这样公开宣称传授高仿技巧的机构毕竟少,如本文前述,大多数这类培训班运营得都非常小心,并包裹着“书法培训”的合法外衣。而且他们还有一个自认为完美无缺的辩解理由,就是学习书法自古都强调临摹,现在他们教人仿名家作品也是一种临摹,何罪之有呢?

  而宣家鑫认为这就是一种狡辩,他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过去说临摹,一般临摹的都是古人的书法,为的是汲取书法艺术精髓,继承和发扬优秀艺术传统。他们现在这样模仿当代名家,动机值得怀疑。”

  尽管质疑声很多,但在上海知名律师吴冬看来,要用目前法律来定这些培训机构的罪很难。就像教人开锁,与学会开锁后偷窃无关一样,教授临摹本来也无罪。只有找到学员日后参与制作赝品与当初传授技艺的关系才能定罪。可是要找到这种因果关系,绝非轻而易举就能实现。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上一篇:厘清一般艺术品爱好与专业投资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