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谭嗣同面见袁世凯是由徐世昌引荐?

2016-2-13 | 来源:环球艺术 | 点击:

导读: 北京出版集团于2月底邀请徐世昌后人徐定茂,在中关村图书大厦做了一场关于徐世昌的演讲。 徐世昌 徐世昌,直隶天津人氏。曾在河南省淮宁县做过书吏,入过翰林院,与袁世凯共事编练过新军,做过兵部左侍郎,后在民国七年(1918年)被安福系国会...

北京出版集团于2月底邀请徐世昌后人徐定茂,在中关村图书大厦做了一场关于徐世昌的演讲。



徐世昌

徐世昌,直隶天津人氏。曾在河南省淮宁县做过书吏,入过翰林院,与袁世凯共事编练过新军,做过兵部左侍郎,后在民国七年(1918年)被安福系国会选为民国大总统,是晚清民初时中国的风云人物之一。

徐定茂,出生于天津。退休后开始研读高祖徐世昌亲笔日记《韬养斋日记》,并出版了《读辛亥前后的徐世昌日记》《徐世昌与〈韬养斋日记〉》等相关著作。他认为,高祖徐世昌的日记,可作为袁世凯政治思想研究的重要史料。

以下为演讲内容:

徐世昌最后活到84岁,1939年因为膀胱癌在天津去世。他一生当中在哪儿待的时间最长?在北京。他30岁考进进士、考进翰林,入翰林编修之后在北京了。在琉璃井差不多住了六七年。他日记里面有一个事挺好玩的,他写到三天两头的去“吃梦”,我第一次看日记的时候,我以为这个字写错了,“吃梦”是不是吃席?翻过两篇又是某某来约“吃梦”,我真的挺奇怪的。后来我查了查,才知道,“吃梦”是当时一种的活动。就是考完试,考试这帮人关系不错,七八个一起去考试,谁考上,谁没考上不知道,因此大家一块去吃饭。当时可以赊账,考完试吃完饭写个条押在那。谁去结账呢?谁考上了谁去结账,这叫“吃梦”。“吃梦”有可能AA制,为什么?都考上了。

他什么时候搬走的呢?甲午前后。日记上记的是搬到王甫山(音)宅,看来是搬到一个朋友家,估计就是西四附近。搬到那时间不长,待了一年半。一年半之后,他把老太太接来,要换一个大一点的房子,就搬到了宣武门兵部洼。他在那住的时间也不长,也就是一两年。为什么又走了呢?这个我估计大家都知道了,去天津了,小站练兵。

徐世昌将谭嗣同引荐给袁世凯?

徐世昌在小站练兵期间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戊戌变法。要说戊戌变法这个话题,内容就太多了,徐世昌的日记中也确实记录了很多事情。

戊戌的时候,时局比较紧张,袁世凯到了天津,和徐世昌说,老哥,你赶快来天津。徐世昌当时在冯国璋那里,冯国璋找他研究修操场的事。有人就问我说,袁世凯是怎么通知徐世昌让他赶快到天津的呢?日记上用了三个字,就是“德律风”。“电话”的英文音译叫德律风。历史记载咱们中国的电话引进是在1901年,盛宣怀当时给慈禧写报告,申请建电话局,慈禧不批。庚子年间一个丹麦商人,跟着法国军队把电话带进来了,最后清政府一看挺好使,不得不用。

日记上记录徐世昌晚上在冯国璋那里,“接慰亭德律风,嘱明天赴津”。慰亭是袁世凯的字。就是让徐世昌明天赶快到天津。从小站到天津是60里地,得走一天。那天晨起,徐世昌黎明就上路了,冒雨行。道路泥泞,骑马30里,坐车30里,傍晚才到。到了天津,袁世凯和徐世昌说,你先去北京,可能是七月二十七日、二十八日。

徐世昌比袁世凯早一天到的北京。袁世凯来后住法华寺。法华寺现在没了,严格来讲是在隆福寺对面,华侨大厦后面,就是报房胡同里面。北京出版集团之前出版了《徐世昌与〈韬养斋日记〉》,其中有我一个朋友写的文章,他去法华寺照了两张照片。现在法华寺就剩了一个石碑了,叫红卫兵给砸了,就剩下一个碑座了,袁世凯住在法华寺。咱们可能都看过《谭嗣同》的电影,暴雨倾盆,谭嗣同夜访法华寺。

徐世昌进城后,日记上写住在“×华寺”。日记上的毛笔字笔迹不清晰。徐世昌日记的点校版上写的是“清”,清华寺。有的专家说清华寺不对,应该是法华寺。我不是专家,可日记在我手上。我拿日记看半天,真的认不出来。现在北京出版集团出版的《徐世昌日记》是日记影印和点校对照,大家就可以研究了。到底是“清华寺”,还是“法华寺”,大家可以拿着书来研究了。

那个字到底是“清”还是“法”。这有什么区别?区别大了。中国人民大学的戴逸老先生是研究清史的权威。他写了一篇关于戊戌的论文,他认为,八月三日,当时杨毅把密诏带回来之后,在康有为这里,南海会馆。谭嗣同去找袁世凯有可能是跟着徐世昌去的,因为那个时候没有身份证明,袁世凯不认识谭嗣同,谭嗣同是不速之客。谁给引荐的,可能徐世昌领去的。这是戴逸老先生的研究。徐世昌日记上说八月三日出城。戴逸先生说出城去南海会馆,下午回城带着谭嗣同去袁世凯那里了。日记中有一句话,我觉得戴逸老先生说的是对的,徐世昌肯定见到袁世凯了。为什么呢?日记上记“早出城,晚进城”。但是最后一句话“闻英船进口”,听说英国兵舰靠近大沽口了。康有为那不可能听说这个消息。那个时候没有网,也没有微信。你听说这个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袁世凯告诉你的。现在形势比较紧张,英船逼近大沽,因为历史上都说这是荣禄搞出来的。这句话戴先生认为徐世昌是见到袁世凯了,我觉得戴先生的分析是对的。但是徐世昌到底住哪了?他要住在法华寺就不费劲了,住法华寺就是跟袁世凯住一块儿了。要不然两个人住一个屋,要不然两个人一人住一个屋。住一块肯定他就是在场了。

另外咱们看梁启超的回忆,梁启超也说谭嗣同找袁世凯的时候就提出“诛荣禄”等等,挑拨袁世凯和荣禄的关系。梁启超写到旁人有人说袁世凯多聪明,荣禄这点伎俩能蒙得了元帅。后人分析这个旁人,第一能在旁边的,第二能插话的,只有徐世昌。

袁世凯去小站练兵前与徐世昌聊一宿

徐世昌还住过椿树、北池子,张之洞也在那里住着。他的日记讲参加了一些维新派的活动。他去嵩云草堂时,康有为、梁启超等等都在,他提到见慰亭,就是袁世凯,“与慰亭分手十六年矣”。也就是说,他最后在嵩云草堂——维新派的聚会上遇到袁世凯的时候,两个人分手十六年了。我提到过一段故事,说徐世昌进京赶考比较困难,是受到了袁世凯的资助。野史上还有一种说法,袁世凯进京赶考没考上,流落花街酒巷,把钱花完了,回不去了,这时碰到徐世昌,徐世昌给了他一点钱。日记证明这一段子虚乌有。为什么?因为日记上说得很清楚,“与慰亭分手十六年矣”。十六年哥俩没见面,徐世昌自从进京赶考之后,袁世凯去朝鲜,俩人一直没见面。真正见面等于是在袁世凯去小站之前。袁世凯住哪儿?也住在宣武。日记上写住嵩云草堂对面岳王庙。

又过几年,袁世凯跟徐世昌说奉旨去小站练兵。应该说从日记上来看徐世昌跟袁世凯的交情挺深,日记上讲袁世凯临走头一天哥俩聊了一宿。徐世昌还摆宴送袁世凯。第二篇日记就是天亮送袁世凯上路。日记上写“上车,危雪严送”。徐世昌的《韬养斋日记》记得非常简单,很少用形容词去描述,结果他送袁世凯的时候,用“危雪严送”,看来那天有情感的流露。送袁世凯怎么走的呢?出广渠门。从宣武门绕到广渠门,到广渠门之后,天还黑着,城门还没开,在那聊了一会儿,又写“疏星寒月,夜寒逼人”。当天晚上真的挺冷。最后天色亮,开门,跟袁世凯依依而别,回来补睡。袁世凯走广渠门,没写怎么去的天津,我估计从广渠门到通州坐船,三天到天津。袁世凯到了小站,之后邀徐世昌去帮助他练兵。徐世昌就去了,于是在天津呆了两年半。

《徐世昌日记》可以作为研究袁世凯的依据

庚子之后徐世昌住北池子,看来是张之洞的旧宅。他真正在北京购房,有自己的固定住址是在宣统年间,那会儿级别比较高了。日记上记载是五条,实际上我觉得应该是五条跟六条之间,就是东四的铁营胡同。

这段时期日记上确实记载了几个故事。其中一个是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的历史时刻。

咱们看胡绳老先生的文章《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都写到武昌义举之后,有人提议让袁世凯出山,而袁世凯对外称病在河南隐居。一些电影、电视剧经过艺术加工,说庆亲王奕?Aacute;让徐世昌出面去河南安阳游说袁世凯、劝说袁世凯出山。徐世昌去了之后,与袁世凯商讨向清政府提出六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是授我全权,第二个条件是得给兵饷,第三个条件是解除党禁,第四个条件是开议会……摄政王载沣流着眼泪答应了这些条件。

而日记上是怎么写的这段历史呢?日记上写得很清楚,武昌起义时,徐世昌在管理邮船部,负责修铁路。武昌起义的当天还在开会商量怎么修路,他记载那桐来了,然后就跟着那桐一起赴庆王府久谈。看来奕?Aacute;是知道武昌出事了,所以让那桐把徐世昌找来,哥几个要商量商量。那天可能端方也来了。那天日记的最后一句话写的是“闻武昌为叛军所据,瑞总督乘兵轮去往汉口”。

这些天的日记每天的事情记载得非常清楚,入职、上朝,几点散。最忙的时候甚至一天入朝三次,载沣一天找他三趟,记载得很清楚。直到20多天之后,慰亭到京。袁世凯到了北京。日记上根本没有写徐世昌出京去河南的任何记录。

到了民国一年,徐世昌奉旨宣布共和国组织临时政府。12月宣布成立共和国,组织临时政府了。转过年之后接着入职、上朝。过了春节,已经3月份了,徐世昌打了一个报告,回河南卫辉省亲,请假一个月,“蒙恩赏”。赏了什么呢?赏了一袋藕粉,赏了一包虾干、一包燕窝、一包橘饼,还赏了一包酸枣面,最后还有赏银一千两。当即谢恩,去毓庆宫找皇上谢恩。然后就走了。走了,再也没回来。第二天日记上写着到彰德了,住袁世凯的宅子。日记中有一句话“十数年未到”,十几年没到了,街巷依旧。十几年没到安阳了,街巷依旧。我觉得这些日记充分证明了,传闻的当时徐世昌是奉奕?Aacute;的指派到彰德游说袁世凯,这种消息不是很真实。第一日记记得清楚他每天干什么,第二日记也讲了十几年没到彰德。


所以我觉得日记是第一手资料,它从这个角度证明了,袁世凯没有不出山的意愿,也没有提过六个条件。我觉得《徐世昌日记》可以作为研究袁世凯政治思想的一个很重要的依据。(文/杨敏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