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玩偶收藏:成人的游戏

2018-11-21 | 来源:互联网 | 点击:

导读:   本报记者 陈宇浩   虽然在多数人看来,娃娃只是小孩子的玩具,可说到收藏,它却是成人的游戏,即使是从小开始。   对于80后这一代女孩子来说,拥有一两个芭比娃娃代表着随大流的审美意识;当然,也有人一不小心把芭比当成了“咖啡因”,她们千方百计集齐每一个限量...

  本报记者 陈宇浩

  虽然在多数人看来,娃娃只是小孩子的玩具,可说到收藏,它却是成人的游戏,即使是从小开始。

  对于80后这一代女孩子来说,拥有一两个芭比娃娃代表着随大流的审美意识;当然,也有人一不小心把芭比当成了“咖啡因”,她们千方百计集齐每一个限量版,按照现在的流行说法,这就是典型的“芭比控”。

  除了芭比,高达以及蒙奇奇的收藏也是如此,它更多反映的是成人世界的诉求。

  1

  号收藏者

  胡依孜

  芭比让她爱上国际设计师

  采访胡依孜的时候,这个女孩一再谦称自己只是芭比的“狂热爱好者”,算不得“芭比控”或者“骨灰级玩家”:“因为我只有30几个娃娃,真的不算多。”但胡依孜与芭比结缘的过程,却是芭比娃娃带给这个国度玩偶文化影响的缩影10岁的时候,帮这些娃娃变换各种发型,感受懵懂的时髦;18岁以后,通过它们知道了Karl Lagerfeld、Vivienne Westwood,汲取属于成人时尚的流光溢彩。

  胡依孜至今还记得自己得到第一个芭比的方法,可怜巴巴盯着父母,在柜台前站了3分钟。最后,父亲终于掏出300块钱,买下了这个30厘米高的娃娃。回到家后,胡依孜拆封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芭比取名叫“丽丽”:“其实,直到现在我都没弄清楚,她具体是属于哪一版的芭比。”

  有人说,芭比娃娃最直观的功能,就是给小女孩提供穿衣打扮的练习。胡依孜说,她早期的好几个芭比都被弄成了“瓦片头”,就是因为自己最喜欢折腾她们的头发,一会梳个麻花辫,一会儿再盘个公主髻。有段时间,胡依孜对短发造型情有独钟,就拿起剪刀毫不留情地“下了手”,结果几个娃娃都遭到了“灭顶之灾”。

  进入初中后,给芭比娃娃做衣服,又成了胡依孜新的爱好。在复习功课的休息间隙,她会拿出布料、针线和剪刀,给某个娃娃做一条精致的裙子;或者给另一个娃娃做件小马甲。那段时间古装剧很盛行,胡依孜就专心揣摩剧中“格格”、“丫鬟”们穿的旗袍,给好几个芭比都穿上了中国味十足的服装:“我还把这个当成手工课作业,结果得了满分。”

  初中毕业时,有个朋友把胡依孜的“芭比旗袍”拍照传到网上,竟然有两个澳大利亚女孩发邮件过来,表示愿意以“每件20美元”的价格购买。“当时我还真卖出去过3件。”胡依孜说。

  从2001至2005年,Vivienne Westwood、Armani、Karl Lagerfeld等时尚大师,掀起了一股为芭比设计服装的热潮。胡依孜承认,那段时间,芭比成了连接她与时尚文化的管道,如今她掌握的大量时尚知识,也得益于当时打下的“根基”。“为什么很多人成年后还是钟爱芭比,因为她不单单是一个玩偶,她代表的生活方式和潮流审美,其实都是很成人化的。”胡依孜告诉记者,2009年芭比诞生50周年, Vera Wang还专门设计了一款芭比婚纱:“太赞了,我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设计师!”

  虽然自谦“不是芭比控”,但胡依孜却掌握了一套甄别真假芭比娃娃的“独门方法”,以至于很多朋友买来的新货,都要找她验一验。“首先可以注意肤色,因为材料的关系,假娃娃的肤色都会比真货暗一些,没那么光鲜。其次可以看发际线,假货的发际线通常歪歪扭扭,没真货那样齐整。”最绝的一点,则是看娃娃关节弯曲的程度。“这些门道,其实也是自己这么多年摸索出来的,有时候在网上就会和朋友分享,毕竟谁都不想买到赝品嘛。”

  从一年前开始,胡依孜停止了购买芭比,她现在的收藏热情,已经转移到了小猴子蒙奇奇身上,并迅速拥有了一支多达13人的“蒙奇奇兵团”:“跟芭比相比,蒙奇奇给人的感觉更积极、更乐观,也更符合我现在的心态。”

  至于家里的那些芭比娃娃,胡依孜也曾一度考虑过送人或网上挂卖,但最终还是让父亲买了一个全新的玻璃柜,把她们整齐地放在一起,“或许等到以后有小孩的时候,我会拿出来给她玩,或者再给她买2020版、2021版的系列。”胡依孜笑着说。

  2

  号收藏者

  力轩

  40个高达占了录音室的一面墙

  对于10厘米高、浑身充斥着机械感的高达玩偶,力轩究竟喜欢到什么程度?这个杭州颇有名气的音乐人,至今仍习惯把“亚洲节拍音乐大赛”的冠军奖杯,放在一堆花花绿绿的高达中间,明眼人都能看出其中的份量。

  和大多数男孩子一样,《天空战记》、《圣斗士星矢》、《灌篮高手》是陪伴力轩成长的“典型精神食粮”,但他的“审美”又有些另类,除了动画片里的江湖情仇,力轩还对其中的音乐产生了浓厚兴趣BAAD乐队、彩虹乐队这些日本动漫的配乐大户,也受“爱屋及乌”之宠,成了力轩的偶像。

  进入大学后,力轩开始组乐队、做巡演,毕业后,他又和几个搭档成立了Mr.Blue音乐工作室。200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朋友推荐力轩听彩虹乐队的一首《DAYBREAKS BELL》,上网一搜才知道,这原来是动画片高达的主题曲。从那时起,力轩认识了这个在日本有着悠久历史的机器人玩偶。

  3个月后,力轩从店里抱回了第一个高达玩偶赵云,那是高达公司重点打造的一款“三国系列”:“如果不是它加入了中国文化的元素,我可能还不会买。”力轩笑称,这和自己平时的创作习惯走到了“一个步点”上,“无论写歌还是编曲,总喜欢加点中国风的东西进去。”

  到目前为止,力轩已经搜集了近40个“三国款”高达,他在录音室的门厅里做了一面墙,作为它们耀武扬威的“住所”。几乎每个来录音的人,都会在“高达墙”面前驻足1分钟以上,这让力轩颇为得意。心情好的时候,他就会主动凑上去介绍:“这款是限量版吕布,下面的赤兔马可以拆卸;那款是刘备,现在已经停产了……”

  从前年开始,力轩陆续为一些国产动画片做配乐,作为一个日本动画玩偶的收藏者,他常常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日本动漫就有这么强大的渗透力?“有一组数据,去年,日本动画片的总产量是10万分钟,而中国有20万分钟。量已经达到了日本的2倍,为什么大家记住的还是日本动画片?”力轩拨弄着手里的一个高达,若有所思。

  思考的结果是,他打算用组装高达的耐心,努力为国产动画片做一些“能让人热血沸腾”的配乐:“我知道过程很艰难,但高达的精神不就是"为梦想战斗"么?”力轩揶揄道。眼睛里闪过的东西,却一点不像开玩笑。

  3

  号收藏者

  思琦

  退休后能开两家蒙奇奇店

  很长一段时间里,贴在思琦身上的“著名标签”有两个:一、记歌词美女领唱。二、蒙奇奇收藏大户。

  思琦和蒙奇奇是在异乡“结缘”的。7年前,她一个人去香港玩,在朋友家里第一次见到了蒙奇奇:“连只猴子都能这么可爱!”吃完饭,思琦就打车直奔铜锣湾的专卖店,捧回了人生的第一个蒙奇奇:“是个扎着辫子的女版蒙奇奇,好像500多港币吧。”

  “闸门”一开,就再也收不住了。之后每次去香港,思琦的“核心任务”早已从衣服换档到了蒙奇奇身上,除了买玩偶,她甚至对周边产品也迸发出浓厚的兴趣小到200多块一件的蒙奇奇唐装,大到七八百元的家具,“我妈当时就说,真是把这些小猴子当孩子养了。”

  后来,思琦逐渐摸清了门路,“打飞的”去香港买蒙奇奇的频率越来越少。“因为网上有很多店铺都是卖正品的,品种也很多。

  “现在总共30多个,还有五六个常年呆在我车里。”按照思琦的说法,只要是在相对密闭的空间里,看到蒙奇奇,自己就会觉得很开心。没事的时候,吃完饭她会抱着最大的蒙奇奇去楼下散步;至于睡觉,被窝里肯定会有一两个蒙奇奇做伴。

  有一点好处是,“蒙奇奇控”的名声传开后,每逢生日或节日,思琦总能收到五花八门的蒙奇奇。在她的带动下,姐妹们也都养成了收集蒙奇奇的“坏习惯”:“毕竟这也算件"小腐败"的事。”思琦笑着说。

  思琦的手机里有很多跟蒙奇奇的合照,80%的人看过都会感叹“像极了”:“因为都是大眼睛、招风耳嘛。”思琦说,她一度动过开家蒙奇奇专卖店的念头,但因为工作实在太忙,只能暂时作罢:“那就等到退休以后吧,那时候我收集的蒙奇奇肯定够开两家店了。”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上一篇:1960年出厂茅台拍出65.5万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