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王杰安:鼻烟壶行情开始向中国市场转移

2018-11-17 | 来源:互联网 | 点击:

导读:   访香港邦瀚斯中国艺术部主管负责人王杰安Julian King先生   本刊记者    阮富春   去年5月28日香港邦瀚斯Bonhams拍卖行推出首场“玛丽及庄智博Mary & George Bloch鼻烟壶珍藏”拍卖,100%成交,清乾隆御制铜胎珐琅彩西洋人物鼻烟壶以928万港币创造了...

  访香港邦瀚斯中国艺术部主管负责人王杰安Julian King先生

  本刊记者 

  阮富春

  去年5月28日香港邦瀚斯Bonhams拍卖行推出首场“玛丽及庄智博Mary & George Bloch鼻烟壶珍藏”拍卖,100%成交,清乾隆御制铜胎珐琅彩西洋人物鼻烟壶以928万港币创造了鼻烟壶拍卖世界纪录,秋拍第二场拍卖亦同样全部成交,两场拍卖已经在11个领域打破纪录,在中国市场上掀起了一轮久违的鼻烟壶拍卖热潮。今年4月23日至24日,该公司携香港和伦敦春拍的部分艺术品到北京、上海预展,5月25日第三场将在香港上拍142件鼻烟壶,总估价约2500万至5000万港币。

  玛丽及庄智博夫妇的收藏,内地收藏者并不陌生,2005年曾由香港苏富比拍卖过他们收藏的文房珍玩专场,数件拍品也曾创造了文房类艺术品的成交高价纪录。据香港邦瀚斯中国艺术部主管负责人王杰安Julian King介绍,上个世纪初期,亚洲、欧洲及美国出现了几位非常重要的鼻烟壶收藏家。现代鼻烟壶收藏家庄智博(1920-2009)的藏品非常珍稀,很少有藏家能与之媲美,除了清宫旧藏外,鲜有人能拥有如此大规模的收藏。庄智博夫妇收藏的鼻烟壶多达1720件,大部分是从1983年起由拍卖会拍得或从全球各地鼻烟壶收藏者手中购得,包括了近三个世纪中国鼻烟壶珍品,曾多次在香港艺术馆及大英博物馆展出。他们夫妇多年生活在中国,从小就对各种中国艺术品感兴趣,1969年结婚后,广泛收藏中国与日本艺术品,包括漆器、瓷器、琉璃、象牙雕刻、现代绘画等,2009年11月28日香港邦瀚斯曾拍卖过他们收藏的林风眠画作,广受好评。

  2009年庄智博离世后,玛丽Marry收集鼻烟壶的兴趣退却,“加上庄智博患病时早已有周祥的买卖计划,她认为这是时候公诸同好,让其他收藏家分享他们那种收藏鼻烟壶的兴趣”,该公司征得了玛丽及庄智博夫妇珍藏的全部鼻烟壶藏品,将分九场进行拍卖,每一场会上拍140-150件藏品,将持续至2014年5月,对青睐鼻烟壶藏家来说,可谓一场拍卖交易的盛宴。王杰安认为,从玛丽及庄智博收藏的鼻烟壶品种,可以反映出各类鼻烟壶的存世情况,因为当初他们收藏之初,并未考虑到刻意购买那一类品种,而是计划全面的收藏,包括各个品种,可以说反映了当初真实的市场情况。北京故宫博物院所出版的《鼻烟壶》一书收录的品种,玛丽及庄智博收藏有大部分,故宫收藏数量较少的品种,他们夫妇收藏也少。在Hugh Moss、Victor Graham和Ka Bo Tsang的研究下,先后编辑出版了7册鼻烟壶藏品集。其中玉鼻烟壶只有1册,很明显玉鼻烟壶数量少,香港邦瀚斯拍卖的三场专拍中,玉鼻烟壶的数量都没有超过1/10,而且普遍都受到了买家的竞争;玻璃鼻烟壶有3册,可见存世量大,各种丰富;玛瑙鼻烟壶1册;陶瓷及珐琅器等烧制鼻烟壶1册;有机质料、金属及混合材质鼻烟壶1册。

  据王杰安观察,欧美、新加坡收藏者非常喜欢中国鼻烟壶,这也是长期以来纽约、伦敦等地中国鼻烟壶能拍出高价的原因,但是这种情况近几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行情开始向中国市场转移。就2010年香港邦斯两场鼻烟壶专拍的成交情况看,中国大陆的收藏者已经涉足鼻烟壶收藏,尤其是做工精致并且带有明确纪年款识、出自清代宫廷制作的鼻烟壶,以及玉鼻烟壶受到追捧。比如宫廷制作的珐琅彩鼻烟壶,无论是铜胎、玻璃胎制品,市场上非常受欢迎,成交价相当高。去年春拍中,第129号拍品清乾隆御制品铜胎珐琅彩西洋人物鼻烟壶,书有“乾隆年制”款,拍前估180万港币,但最终拍到了928万港币,被中国买家竞得。第132号“乾隆年制”款玻璃胎珐琅彩鼻烟壶,以珐琅彩绘一幅花鸟图,这种题材应仿自明代宣德时期的青花瓷器,拍出了524.8万港币。第二场中152号清乾隆御制玻璃画珐琅鼻烟壶,也拍到了905.6万港币,均是出自北京宫廷造办处的精品。今年第三场拍卖,类似品质的清乾隆“乾隆年制”款铜胎画珐琅西洋人物鼻烟壶(141号)估价已经涨到了350万至700万港币。

  白玉、翡翠是当今非常有限的自然资源,玉鼻烟壶因为中国人对玉有着很深的文化情节,比较受中国大陆的买家喜欢,特别是苏州、扬州制作的玉鼻烟壶工艺精致,估价在10万至20万港币的白玉鼻烟壶都能拍出高价。

  王杰安指出,其实除了少数精品拍高价外,如果仔细分析就会发现鼻烟壶的价位目前还很低。比如去年春拍中一件清乾隆青花釉里红鼻烟壶,成交价仅为57.6万港币,青花釉里红是非常难烧制成功的品种,对于那么小的鼻烟壶而言,烧制更因难。北京翰海曾拍出过一件青花釉里红葫芦瓶,成交价格高达9000多万元。对比可以看出,这件小鼻烟壶价格是很低的。第一场拍卖还有一件清乾隆“乾隆年制”款瓷胎画粉彩山水月琴形鼻烟壶(27号),以396万港币拍出,被深圳一位从事房地产的收藏家拍得。与此同样的另一件鼻烟壶会在今春第三场中拍卖(29号),估200至300万港币,预计能拍到400万至600万港币。“这件藏品为景德镇官窑巅峰之作,由督陶官唐英监制。该鼻烟壶洁白无瑕,未曾被使用过,一直被作为清代皇室宝物收藏。壶身两面分别描绘了秋、冬之景。”据有相关档案文献记载,应该是乾隆皇帝命令督窑官唐英烧制的,鼻烟壶上描绘的是四季景色,当时乾隆要求这批鼻烟壶烧成后,交给造办处用象牙制作壶盖。2010年台北故宫博物院举办乾隆洋彩瓷器展览时,展出过一件洋彩琮式瓶,所绘的四季景色纹饰与这件鼻烟壶纹饰相同,上面也有一个类似的象牙盖,从原来的盒子上可以看出生产于1746年。这几年清代官窑瓷器价格涨得太快,嘉庆、道光瓷器的价格也上涨明显,早期纽约、伦敦的大古董商都不会买,拍卖公司也不会在大拍上推出,一般仅安排于小拍上,但现在道光官窑瓷器已经是伦敦邦瀚斯大拍的封面拍品。

  王杰安说,现在回看2010年的两场拍卖,虽然鼻烟壶的价格上升很快,但并不是所有的拍品价格都高,只有一些国内人喜欢的品种能拍出高价,比如宫廷造办处制作的画珐琅、玻璃、带款器、白玉、翡翠、官窑瓷胎的鼻烟壶,非常受关注,而比较传统的玛瑙、水晶内画、漆制鼻烟壶,还是西方人、新加坡收藏者感兴趣,马少宣的内画鼻烟壶早在2000年时台湾市场上的价格已经很高,价格甚至超过白玉、翡翠鼻烟壶。预计今年的鼻烟壶专拍中,在内地不太热门的种类,如玻璃、内绘鼻烟壶,仍然会以估价的底限成交。

  据王杰安粗步统计,去年第二场拍卖时,从拍品的成交价看国内藏家占到了52%,但就总体拍品成交的数量看大约仅在20%左右,也就是说高价位的鼻烟壶大部分被国内藏家拍得,而大量低价位鼻烟壶被新加坡、香港、台湾藏家拍走。内地很多投资者在购买高价的当代艺术作品、清代官窑瓷器,而真正懂艺术的收藏者没有那么多资金,所以他们收藏文玩小件、汉唐铜镜、邮品、钱币等等资金要求较少的门类。

  价格高的鼻烟壶增值快,但收藏者还有机会买到品质好的鼻烟壶。据王杰安观察,很多品种价格并不高,收藏者还没有意识到,清代鼻烟壶本身的艺术价格丝毫不逊色于同时期的其他工艺品,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随着藏品门类进一步细化,鼻烟壶将会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文人气息很浓的鼻烟壶现在还没有受到特别的关注,价格很低,是购买的好机会。去年第一场拍卖中,第61号拍品是清晚期活跃于扬州地区的李均亭作品——嫣红地白料、松花绿料兼套玻璃蚕鼻烟壶,上面刻有纪年款,大约是1890年,可以作为断代的标志,非常受新加坡等国外收藏家关注,而中国内地参与竞拍的买家很少。

  现在这种情况正在改变。国际中国鼻烟壶协会今年最新出版的会刊中,有几篇文章就关注到了文人味浓郁的鼻烟壶,已经引起了世界各地的藏家关注。就鼻烟壶的品种看,具有文人品味的主要表现在竹木牙角、漆制、紫砂、石质等材质上,近年价格也开始上涨。去年第一场上拍的第1件拍品就是一件清代乾隆御制的刻铭胡桃核鼻烟壶(1号),估22万至30万港币,拍到了60万港币。第3件清代刻铭竹根豆荚鼻烟壶也拍出了38.4万港币。清代刻铭椰壳鼻烟壶以10.2万港币成交(16号),清代沉香木雕人物风景鼻烟壶拍出24万港币(92号)。第二场中,日本雕刻的木镶珍珠母雕人物山水鼻烟壶估3万至5万港币(143号),拍到了48万港币。日本曾大量仿制过中国鼻烟壶,漆制、象牙制品最常见。如今春将上拍的1854年至1910年间日本仿制的象牙雕白蛇传鼻烟壶(24号),估价已达30万至60万港币,鼻烟壶上刻一幅中国传说白娘子故事图画,雕刻栩栩如生,底部刻有“乾隆年制”篆款,非常罕见。20世纪早期,这些底部有“乾隆年制”款的鼻烟壶曾被认为是乾隆年间制品,直到2006年,经莫斯Hugh Moss鉴定,这些其实是日本工艺大师们的仿制杰作。即使作为赝品,这些做工讲究的鼻烟壶仍值得收藏。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上一篇:黑冠宇:鼻烟壶中日月好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