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香山古建木雕匠后继乏人

2019-2-16 | 来源:互联网 | 点击:

导读:   从江南园林到北京故宫,从纽约明轩到新加坡蕴秀园,苏州古建业筑就了一个个世界建筑辉煌,因此,“香山帮传统建筑营造技艺”于2006年被列入国家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香山帮传统建筑营造技艺”是一个集木匠、泥水匠、漆匠、堆灰匠(堆塑)、雕塑匠(木雕、砖雕、石雕)、叠山...

  从江南园林到北京故宫,从纽约明轩到新加坡蕴秀园,苏州古建业筑就了一个个世界建筑辉煌,因此,“香山帮传统建筑营造技艺”于2006年被列入国家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香山帮传统建筑营造技艺”是一个集木匠、泥水匠、漆匠、堆灰匠(堆塑)、雕塑匠(木雕、砖雕、石雕)、叠山匠(假山)等古典建筑全部工种于一体的建筑工匠群体技艺系统。其中,堆塑、砖雕、石雕已分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他工种则绝大部分发展兴旺,唯独木雕这门技艺却显现出后继乏人的尴尬局面。

  这就如同一套精美的家具缺了一条桌子腿,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觉。

  现象;

  培养一名木雕匠要6年肯学的年轻人日渐减少

  韩建贤是“香山帮”木雕“非遗”传承的“技能保有者”。

  韩建贤出身于木雕世家,从学徒工到创办“文心阁”木雕工作室,已在这一行当摸爬滚打了18年。虽然他身怀绝技,言谈中却充满了忧虑。

  他扳着指头算了算,光福、胥口、临湖、金庭四地的古建木雕匠共100余人,集中在自己公司的就有30多个,但其中年轻人只有5个,而且最年轻的也已经30多岁。当初和韩建贤一起学木雕的,坚持下来的只有寥寥十几人。

  韩建贤的另一重忧虑是,本地从事这一吃苦受累行业的年轻人日渐减少,现在公司木雕工已有四成为外地人,不久以后,外地人会占据绝对优势。在香山帮所在地区,另外三家规模较大的木雕构件公司也状况相似。“也不是说外地工不好,只是很多外地人是为了赚钱养家糊口来的,大多恒心不足,见着谁给的工资高就奔着谁去,有的只学了1到2年,仅学到了皮毛,就另谋出路了。 ”

  韩建贤说,香山古建木雕是一门高深的技艺,培养一个技艺不错的木雕匠至少要“学三年帮三年”。如果现在招不到合适的苗子或者来了就走,就意味着几年后香山古建木雕会出现严重的人才枯竭。

  香山帮传统建筑营造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陆耀祖告诉记者,年轻人已经不想再做香山木雕匠了,但是没有“人”这个主体来承载,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就只是空壳。“非遗”的主体是人,古建木雕是人的技艺,保持人才不断档已成当务之急。

  原因;

  上亿元的大市场可观一斧一凿却赚不到钱

  据悉,“香山帮”古建每年仅在苏州本地就拥有10亿元左右的大市场,其中木雕的份额约在10%左右,但是,很多年轻人不肯学木雕的原因恰恰在于赚不到钱。

  首先,时下古建需求虽大,但木雕构件并不受青睐。作为古建中的一个小项,木雕没有一个相对稳固的市场主导权。陆耀祖透露了其中的微妙所在,就一个古建工程来说,占据利益主导权的是揽活的老板,可能从中赚到几万或几十万元的收益,而一个雕花木匠的工资报价为每天50元,公司甚至还可能压低到40元。“香山帮”古建热,木雕构件能赚钱,但“热”和“钱”都集中在老板的口袋里。

  其次,现代化工业技术的运用对市场造成极大冲击。电脑设计、机器打坯,现代化工业技术的介入,大幅增加了木雕的产量,过去一个高超工匠一辈子才能完成的一件艺术品,现在可能几个小时就做出来了。苏州工艺美术学会副理事长叶志明认为,机器对产业化的辅助是巨大的,以浙江东阳为例,他们借助机械化的木雕,早已走在了产业化的前列,市场份额远远超过了香山帮古建。

  再者,吃苦耐劳、坚持到底的木雕匠实在太少。香山古建木雕不少人中途转行的重要原因,就是工作单调乏味,还要有体力和耐力,经常高空作业危险系数也高,因此初学者放弃的几率很大。韩建贤说得实在:以前我们是为了谋生,现在机会多了,谁还揪着这吃力不讨好的行业不放呢?

  另外,“我们的原料不值钱”,“我们的古建木雕匠做一个松木屋架大构件,累出一身汗,拼的还是体力活。人家在空调房里玩的都是黄花梨黄杨木,小雕小刻就可以卖出大价钱。 ”韩建贤道出了又一个门道。所用的松木、杉木等原材料本身价值低廉,比起玉雕、牙雕等含金量较高、收益颇丰的行业,劣势显而易见。

  最后,社会对建筑木雕的认识偏差。往前推一二百年,雕梁画栋是人们追求的热点,但现在还剩几人欣赏?韩建贤说,他手里掌握着“八爱”的独门技艺,但当代人基本不再讲究了。一般来说一座好房子的古建木雕工艺价值约200万元左右,但人们为了压低价格,往往会放弃对雕刻精度的要求,木雕匠也就相应降低了工艺水平。

  出路;

  保护古建木雕技艺关键在于人才培养

  为“香山帮”古建木雕解困的着力点在哪?

  苏州市民族民间文化保护管理办公室主任龚平认为:木雕构件隶属于“香山帮”古建,而“香山帮”古建中的石雕和砖雕,都已是独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木雕却只能在附加于香山古建或用作明式家居制作技术时,才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没有自己独立的“非遗”权利和地位。这种现象令人遗憾。木雕作为“香山帮”古建的一部分,是否应该赋予其独立的“非遗”地位?

  叶志明说,古建木雕的长远发展,需要用产业化手段加以改造。东阳木雕用机器生产的产业化占据了市场的主导,香山木雕不能学其机械化,但不等于不能学其产业化。

  据悉,作为首批被列入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民间手工艺,东阳木雕不仅拥有强大的生产能力,更拥有强大的人才培养能力,他们开办的木雕学专业为探索木雕活态保护之路,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后劲,从而使“中国木雕之乡”成长为“全国木雕产业合作基地”。东阳经验对全国的“非遗”保护具有典型借鉴意义。

  苏州香山古建公司总经理孙小青说:家财万贯,不如薄技在身。培养木雕人才,就一定要坚持不懈灌输这种理念。他的公司也正在实施人才培养计划,尽量招募一些对古建木雕感兴趣的本地人,以求对“香山帮”木雕构件的文化有更好的领悟。韩建贤是制作木雕构件的表率,在参与建造市重点工程山塘街玉涵堂时,他将很多木雕匠闻所未闻的“八爱”,即俞伯牙爱琴、孟浩然爱梅、林和靖爱鹤、周敦颐爱莲、米芾爱石、嵇康爱竹、王羲之爱鹅、陶渊明爱菊一一展现,他在“冈州会馆”、“福园”、“明清家具雕刻博物馆”、“德馀山庄”等古建项目中展示的高超雕刻技艺,都折射出他继承传统的精神。在香山古建木雕方面欲有所为者,不妨学学韩建贤。(姚永强 陈 琢)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上一篇: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广灵剪纸热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