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所有消遣,都是为了证明自己“有正事儿”

2016-2-13 | 来源:环球艺术 | 点击:

导读: 老早就流传过一个回家过年的段子。每到春节,北上广的 Susan 们Jack们,回到三线四线城市,秒变狗蛋、傻丫。这个段子所戏谑的城乡差异让人感喟。作为在城市生活多年,长年又在城、乡往来,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女人堆里混,每每需要自行切换、才能与她们打成一片的人,观摩着这种差...

老早就流传过一个回家过年的段子。每到春节,北上广的 Susan 们Jack们,回到三线四线城市,秒变狗蛋、傻丫。这个段子所戏谑的城乡差异让人感喟。作为在城市生活多年,长年又在城、乡往来,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女人堆里混,每每需要自行切换、才能与她们打成一片的人,观摩着这种差异,渐渐也觉是件有意思的事。

齐美尔在《时尚的哲学》中提出过一个涓滴理论,简言之,一股时尚潮流往往都是从上流社会开始,最后才渗透到普罗大众。信息社会无疑会加快这种渗透,或者这种渗透会显得更加隐晦,但广东那些制衣厂我的打工的女亲戚们做出来的衣服的某些款式,也许都来自当季米兰、巴黎的时装发布会的一鳞半爪。这个理论也适合城里姐们、乡下姐们的消遣活动。最鲜明的例子,如爬山。城里姐们的爬山,通常会赋予某种文艺一点的“情怀”,我的乡下姐们虽也会爬山,但大都会在一些以农历为计时方式的特别日子,带着香和蜡烛,去山上庙里和各路神仙说悄悄话。是城市消遣观念教会乡下姐们,爬山也可以不去骚扰神仙,而奔着乐趣去的。尽管在这个过程中,城里姐们都穿登山鞋,户外装,或许还有登山杖,总之装备尽量齐全,乡下姐们说不定会穿上出席婚礼才穿的漂亮衣服,和高跟鞋。

另一方面,微信朋友圈的普及,又在某种程度上补充了“涓滴”,使很多生活信息显出共时性。日常消遣方面,城里姐们、乡下姐们在朋友圈的表现渐趋一致。穿件新衣服,晒个太阳,炒几个菜,都会在朋友圈发一条文配图的微信,差别只在于乡下姐们配图里的盘子不是来自无印良品,装盘也遵循乡下古老的待客规矩“多即是好”,很土气也很老实的满当当一大盘。不过在文字上,两者都倾向“岁月静好”,尽管表达的方式,城里姐们当然很安妮很宝贝,乡下姐们则简单直接,而且必须要用方言阅读才不会笑场。

范围更广一点的消遣方式上,我的那一群城里姐们,有喜欢养狗的,有喜欢书法喜欢瑜伽喜欢旅行喜欢品茶品酒的,何时写字何时瑜伽,都以“周”为单位,有固定的时间安排,还会专门建一个群,用于交流书画艺术,每每为了捍卫书法中某一撇的传承和渊源,与人争得不可开交。和她们比,乡镇上我的那些姐们,消遣方式就枯燥得多。在乡下,最经常的娱乐就是斗地主了。我的亲戚们也建了一个微信群,叫“快快乐乐一家人”,她们在群里聊的也都是斗地主。

消遣方式当然是有等级的,打高尔夫和打麻将当然不可同日而语,但若仅仅从消遣本身看,或者可以说无论书法还是斗地主,本质上又还差别不大,只要能做到放松就行。我是觉得无论城里姐们、乡下姐们的消遣,有的那个更为重要的共同点,是都会赋予“消遣”以某种超越单纯的“放松”的实用价值。城市姐们,从“情怀”到各种岁月静好、鸡汤体的感悟,末了都会贯穿着一本正经的功能性的“治愈”,仿佛只有这样,“消遣”才能名正言顺。说到这一点,我想到,貌似“消遣”这一措辞是为很多人排斥的,我们最喜欢的还是这个很官方很新闻联播的称呼:业余活动。“业余”当然是相对“正业”而来,业余活动的价值无疑只有在为“正业”服务时才有存在的合理性。

在乡下,虽然没有那么多“治愈系”生存的空间,但乡镇也有自己的一套评价体系,即以农历为计时单位、基于体力劳动的批判标准。简言之,这个标准便是,勤劳。乡下没有周末、上班下班、工作与生活相区分的概念,他们所理解和实践的讨生活,就是囫囵的跑动、寻找机会(比如挣钱又称“找”钱),因此导致一种思想,即城里人认为的“享受”,在这里等同于懒。我在城里住时最喜欢歪在沙发刷微信,一歪几个小时,但每次回乡,就会自动改掉这个习惯,在我家里人看来,大白天歪在沙发除了好吃懒做,还能是什么原因?!


另,又因为乡镇上差不多人人都认识,熟人社会互相的监督会自动调控着人们消遣的频率。我妈每年在镇上餐馆请客不超过五次,在她看来,只有败家的人才会守着自家厨房的锅碗却动不动又跑到外面吃饭(我想说,妈,你是GDP的敌人!)而且,请客通常是基于远近不等的亲缘关系,再向外界人际的稍微的扩展,如相亲带来的一系列的走动,如老同学外加老乡再拖家带口的聚会,一聊起天来往往兜兜转转最后又都能攀点亲戚关系,总之,每回聚会都有明确的理由和目标。那些频繁出入餐馆、棋牌室,以玩乐为主,老夹杂着陌生面孔的聚会,总会在邻里引起小小的骚动,继而是戒备性质的不屑。


从这个方面看,无论城市姐们、乡下姐们,她们的消遣活动,最终都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消遣,都是在通过消遣干正事。“消遣”是个充满万恶的资本主义趣味的词,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

上一篇:顾则徐:最幸福是在饥寒交迫的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