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您当前位置: 环球艺术 > 艺术文化 > 刘鼎的商店 > 正文

刘鼎的商店

2016-2-23 | 来源:环球艺术 | 点击:

导读:   艺术家:刘鼎   作品题目:在“丛林”里   时间:2010年3月6号至5月16号之间   地点:站台中国B空间   材料:在“丛林”展览期间(2010年3月6号至5月16号之间)不定期的与该项目的策展人、艺术家和批评家等展开对谈;对谈的录像记录、凳子、书架、站台中国...

  艺术家:刘鼎

  作品题目:在“丛林”里

  时间:2010年3月6号至5月16号之间

  地点:站台中国B空间

  材料:在“丛林”展览期间(2010年3月6号至5月16号之间)不定期的与该项目的策展人、艺术家和批评家等展开对谈;对谈的录像记录、凳子、书架、站台中国的公共图书馆、油漆

  “在‘丛林’里”的第一次对谈

  时间:2010年3月13日下午4点至6点

  地点:站台中国B空间

  参与者:刘鼎(艺术家)、陈海涛(“丛林”展的发起人,站台中国的负责人)、孙宁(站台中国的负责人)、荷心(站台中国国际部经理)、卢迎华(协调者)、碧月(独立策划人,旁听)

  这是刘鼎与“丛林”展组织者之间的一次对谈。这个对谈是刘鼎参加该展览的作品“在‘丛林’里”的一部分。“在‘丛林’里”是一个系列对谈,是刘鼎分别与展览组织者和部分参展艺术家所展开的讨论。

  在此次对谈中,刘鼎与展览的组织者讨论了展览发起的背景和动机,展览的形态和参展艺术家的不同反应,展览的效果和展览所触及的评论和思考。

  “在‘丛林’里”的第二次对谈

  时间:2010年4月4日下午2点至4点

  地点:站台中国B空间

  参与者:刘鼎(艺术家)、鄢醒(艺术家)、卢迎华(协调者)

  这是刘鼎与艺术家鄢醒之间的一次非公开的对谈。这个对谈是刘鼎参加该展览的作品“在 ‘丛林’里”的一部分。“在‘丛林’里”是一个非公开的系列对谈,是刘鼎分别与展览组织者和部分参展艺术家所展开的讨论。

  在此之前,刘鼎和鄢醒从未见过面或有过交流,但对这个年轻和独立的艺术家的创作和他所参与组织的“公司”计划有所了解。“独立”不是一种身份,是一种思想的特质。

  在对谈之中:

  我们交流了对“丛林”展的看法

  我们分析了我们彼此对“丛林”展形成我们所有的看法的原因

  对于艺术的认识

  怎样看待艺术创作与艺术家的关系

  艺术家的身份和工作

  “非实体性”和“不物化”的创作

  政治与现实对于我们创作的影响

  对于艺术史的看法和态度

  与欧洲美国艺术创作的关系

  对于艺术领域中权力和网络暴力的看法

  对于艺术领域中道德感缺失的看法

  对于独立性的看法

  自己创作的相关性

  乐趣的来源

  在“也是个地”里

  艺术家:刘鼎

  作品题目:在“也是个地”里

  时间:2010年5月1号至5月16号之间

  材料:在“也是个地”展览期间(2010年5月1号至5月16号之间),艺术家与邻近C空间的一个独立空间的组织者进行一次不公开的对谈,围绕“也是个地”的发起动机和概念,以及它所讨论的我们的实践所基于的规则、秩序和价值标准等问题展开对谈;对谈的录音记录、凳子、桌子、水杯。

  时间:2010年5月12日下午12.30点至2.30点

  地点:北京C空间

  参与者:刘鼎(艺术家)、唐昕(泰康空间艺术总监)、卢迎华(协调者)

  这是刘鼎与泰康空间艺术总监唐昕之间的一次非公开的对谈。这个对谈是刘鼎参加该展览的作品“在‘也是个地’里”。

  “也是个地”是一种对于空间、展览等艺术行业中的不同形态的组织方式所提出一种方案。它所思考的是如果我们所普遍见到和了解到的空间、展览或艺术行业的其他组织方式已经被默认为是行业的规则、秩序、标准和衡量的角度的话,那么我们是否能够在这些所谓的“规范”之中提出其他的组织方式。但它同时试图摆脱具有一种针对性,一种功利层面的针对性。它希望通过一段时间的生长,一种自我组织和相互推荐,不断叠加参展作品和艺术计划的方式形成一种自我认识、自我修正、自我生长的自主机制和方法。

  在这个语境中,刘鼎邀请与C空间邻近的泰康空间的艺术总监唐昕,通过与她分享“也是个地”的初衷和概念来展开以下的讨论:

  泰康空间的演变以及它所处于的语境

  泰康空间目前的组织方式

  在目前的组织方式下所产生的策展和创作实践

  通过具体讨论泰康空间对摄影的关注来思考历史和价值观的不确定性、可塑性和可疑性

  不同的语境、价值观和组织方式对创作、呈现和阅读作品可能产生的差异和不同的价值确定方式

  在"襄阳南路38号棉棉Art House"里

  艺术家:刘鼎

  作品题目:在"襄阳南路38号棉棉Art House"里

  时间:2010年5月16号

  材料:与上海独立策展人比利安娜进行的一次非公开的对谈,围绕比利安娜于2010年5月11号发布的新书《上海滩1979-2009艺术家个案》和其策划的与该书相关的《上海滩1979-2009》展(2009年9月)展开关于对历史的认识、艺术家的工作和我们的实践所共同面临的挑战等问题展开对谈;对谈的录音记录、桌子、椅子、水杯、茶壶、蛋糕。

  时间:2010年5月16日下午2.30点至4.30点

  地点:上海襄阳南路38号棉棉的Art House

  参与者:刘鼎(艺术家)、比利安娜(策展人)、卢迎华(协调者)

  这是刘鼎与独立策展人比利安娜之间的一次非公开的对谈,这是刘鼎对谈系列的作品“在‘襄阳南路38号棉棉的Art House’里”。

  这次对谈也是刘鼎对谈系列的一次拓展,它发生在更广义的语境中,而不只是局限于刘鼎参展的展览中。促成对谈发生的前提和构成对谈的语境可能是一个事件,也可能是对谈对象长期的实践和思考等。与比利安娜对谈的契机来自比利安娜最新出版的《上海滩:1979-2009艺术家个案》于2010年5月11号举行的发布会。该书是为比利安娜于2009年9月在上海策划的展览《上海滩:1979-2009》所出版的书籍。展览《上海滩:1979-2009》呈现了1979年以来很多居住和工作在上海的艺术家的创作和思考,书中收录了比利安娜为了组织这个展览所展开的田野调查和与艺术家进行的深入对话。

  刘鼎在2009年9月在上海参观了该展览,借出差到上海的机会,与比利安娜就以下的问题展开对谈:

  《上海滩:1979-2009》的策展背景和工作体会

  《上海滩:1979-2009》呈现的是怎样的一种历史

  《上海滩:1979-2009》提出了些什么问题

  《上海滩:1979-2009》中呈现了很多艺术家曾经的思考和工作,其中很多都已经中断,如何看待这些中断和消失

  如何研究、梳理和建构艺术史

  参展艺术家和不在这个展览计划中的上海艺术家对于这个展览的看法和评价

  我们对待艺术史的态度

  上海的艺术生态

  独立的身份和坚定的立场

  在“IA3-2”里

  艺术家:刘鼎

  作品题目:在“IA3-2”里

  时间:2010年4月17号至6月13号之间

  材料:在“IA3-2”展览期间(2010年4月17号至6月13号之间),艺术家与项目的组织者进行一次不公开的对谈,围绕展览发起的动机、必要性和结果,组织者作为发起人和参与者的期待与体会、我们作为创作者所共同面临的语境和挑战等问题展开对谈;对谈的录音记录、凳子。

  “在‘IA3-2’里”的第一次对谈

  时间:2010年5月29日下午 4.45点至6.15点

  地点:北京IA3-2

  参与者:刘鼎(艺术家)、朱加(艺术家、IA3-2空间的主持人和“个人前线”展的组织者)、倪海峰(艺术家、“个人前线”展的组织者)、卢迎华(协调者)

  这是刘鼎与“个人前线”展的组织者也是参展艺术家朱加和倪海峰之间的非公开对谈,这个对谈是刘鼎参加“个人前线”展览的作品“在‘IA3-2’里”的系列对谈之一。

  在“个人前线”展览现场中的此次讨论始终被萦绕在朱加和倪海峰的“烟雾”和周围其他空间的装修敲打的杂音之中,但我们仍然试图在一个多小时的谈话当中去辨别和交换了很多与

  “自我组织”

  “在一起”

  什么时候形成团体而什么时候应该选择“离开”

  “空间作为一种组织方式的可能和意义”

  “系统与恐怖力量的关系”

  “姿态与内容的关系”等问题

  相关的认识。

  “在‘IA3-2’里”的第二次对谈

  时间:2010年6月6日下午2.30点至4点

  地点:北京IA3-2

  参与者:刘鼎(艺术家)、陈劭雄(艺术家、“个人前线”展的组织者)、卢迎华(协调者)

  这是刘鼎与“个人前线”展的组织者也是参展艺术家陈劭雄之间的非公开对谈,这个对谈是刘鼎参加“个人前线”展览的作品“在‘IA3-2’里”的系列对谈之二。

  为了对话的顺利开展,邻近一个塑料花盆底座被临时借用和改造成烟灰缸,上面覆盖了同样是从邻近的不锈钢垃圾桶上方取来的小石子,以防止起火。在陈邵雄燃完了将近半包烟之后,刘鼎和陈邵雄讨论到了:

  “个人前线”展组织的缘由和艺术家个人处境在90年代与2000年之后的相似之处与差异

  个人价值与现实价值的不可协调性与对峙

  我们的工作目标

  如何承认自己的工作

  如何制造和允许多样性和多种价值取向的并存

  如何通过“在一起”和“集体性的行动”不去形成统一的价值,而是认识和包容多种可能性和差异的存在

  如何回到艺术的本身来寻找工作的动力和乐趣,而不是为某种具体的功利诉求而工作或创作

  空间如何具备物理的识别性之外的思想的识别性

  如何看待现有的历史书写方式和意识形态

  我们的现实

上一篇:李涛作品展:八面玲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