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特雷尼亚克艺术计划空间:菌簇之生成

2016-2-23 | 来源:环球艺术 | 点击:

导读:   文/苏珀琪   在法国中部的特雷亚尼克地区,居民人口只有一千多人,一年四季只有夏日三个月时有游客造访。而这个地区除了许多中世纪的古老教堂城堡建筑之外,最著名的一个旅游景点是可以俯望整个市中心全景的Le Vieux Pont桥。2010年夏天,当游客经过桥畔赞叹美景时,一...

  文/苏珀琪

  在法国中部的特雷亚尼克地区,居民人口只有一千多人,一年四季只有夏日三个月时有游客造访。而这个地区除了许多中世纪的古老教堂城堡建筑之外,最著名的一个旅游景点是可以俯望整个市中心全景的Le Vieux Pont桥。2010年夏天,当游客经过桥畔赞叹美景时,一桥旁的一栋厂房正发生着细微的形变,一群来自东方的艺术家在这里以他们的方式试着与当地交流,像细菌一般透过传染及转化,改造这个地方。

  特雷尼亚克艺术计划空间是一个由艺术家创办经营的非营利艺术单位,位于法国中南部的特雷尼亚克地区,旨在促进非主流文化创作的交流及推广,除固定的规划展览以及研讨会之外,每年都会不定期举行各种创作领域的交流计划,计划范围涵盖建筑、设计、电影、舞蹈、文学等等领域。期能提供一个独立的发表空间给创意工作者,并与其周遭所在之天然资源结合,刺激出新创作的想法及概念。创办人也是经营者Sam Basu是一个来自英国的艺术家及设计师,数年前在一次的旅游之中无意间来到了特雷尼亚克这个小镇上,并得知曾为镇上近百年来经济支柱的废弃纺织厂,由于缺少修缮经费,即将面临被拆毁的命运。因此,根据他自己的形容,他在一股热血激动的刺激之下,毅然决定用掉毕生积蓄买下这个占地超过五千平方米的废弃纺织厂,作为一个让他和其他人可使用的艺术空间平台。然而,身为一个外来者,Sam Basu在创办这个艺术计划空间的过程之中遇到许多行政及经费支持上的困难。法国人对于他将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建筑买下这个行为掺杂了又爱又恨的情绪,镇上的保守居民更是对于他在当地经营当代艺术空间的举动反应相对冷淡。因此Sam Basu花了相当多的精神与时间,希望让当地居民与特雷尼亚克艺术计划空间能产生更进一步的互动交流及理解。

图片一:特雷亚尼克艺术计划空间,前身为一个废弃的纺织厂,曾为特雷亚尼克地区的主要经济来源。(图片提供:豪华朗机工)

  在了解到这个空间的成立背景之后,豪华朗机工决定将长久以来不断发酵的“菌集”想法进一步落实,希望透过这一次的展览计划,透过四个人的组合与特雷亚尼克的艺术计划空间的想法撞击,分裂出更多菌种,形成更多的簇群聚落,因而产生交流的能量。

  维基百科对细菌的描述是:“细菌是生物的 主要类群之一,属于细菌域。细菌是所有生物中数量最多的一类。细菌的个体非常小,目前已知最小的细菌只有0.2微米长,因此大多只能在显微镜下看到它们。细菌广泛分布于土壤和水中,或者与其他生物共生。人体身上也带有相当多的细菌。据估计,人体内及表皮上的细菌细胞总数约是人体细胞总数的十倍。 此外,也有部分种类分布在极端的环境中,例如温泉, 甚至是放射性废弃物中。繁殖细菌可以以无性或者遗传重组两种方式繁殖,最主要的方式是以二分裂法这种无性繁殖的方式:一个细菌细胞细胞壁横向分裂,形成两个子代细胞。并且单个细胞也会通过如下几种方式发生遗传变异:突变,转化,传染,细菌接合。细菌可以通过这些方式获得DNA,然后进行分裂,将重组的基因组传给后代。……在处于有利环境中时,细菌可以形成肉眼可见的集合体,例如菌簇。”

  同样的,在台湾,默默地以肉眼看不见的集合方式,艺术团体豪华朗机工的成员们持续地在进行细胞的分裂,期能形成一个可见的艺术菌簇。豪华朗机工由四个个体,透过传染转化,分别接合成两个团体,再由两个团体进而融合为一。这个团体的核心成员为陈志建、林昆颖、张耿豪及张耿华,他们个别来自于朗机工以及张耿豪华这两个创作团体,并在台湾当代艺术界各占有一席之地。不管是在新媒体创作或是机械装置艺术创作方面,都是新锐艺术家中不可忽视的一股新力量。这两个创作团体这几年来经由不同的创作计划以及剧场合作计划而产生许多共同工作的机会,也形成了彼此互相支持作品创作及执行的绝佳默契。数年之后,他们透过概念上及工作模式上的互相传染及转化,如同细菌一般,开始产生突变及接合,并逐渐刺激他们对于自我再生的需求,因而决定合并为“豪华朗机工”,在这个名称之下,试图去寻找一种可变的工作型态,以每一次所预期的结果为目标,并在过程之中不断加入其他资源。

  根据特雷尼亚克艺术计划空间艺术总监Sam Basu的形容,豪华朗机工的变动工作模式打破了一般传统的艺术家合作模式,摒弃在团体中需要产生主权决定者及领导者的想法,更接近一种工作平台的建立。与现今西方艺术潮流倾向寻找中心认同的想法背道而驰的是,他们相信不同机会可以产生不同的领导权,因此,每一次的决定都可以来自团体中的任何一个个体。如此一来,避免了团体中单一权力的阶级化,根据每次计划的实施目标的差异性,共同决定并认同计划的执行成员及执行方式。

  豪华朗机工以艺术家的工作角度,在不同的创作计划之中,视不同需求而加入来自相同或不同领域的成员,这些成员的组成可以是其他艺术家、表演工作者、设计师或者是其他创意领域的人。这些人在不同时机及不同地点与豪华朗机工接触、交流,参与豪华朗机工的进化,从而产生了一个新的菌簇,将每个人都具有的创作概念以及能量,像肉眼看不见的细菌一般,在有利的环境之下,透过分裂繁殖的过程,结合成视觉上可见的集合体并发挥其能量,制造出更大的效益。因此在这个菌簇之中,建立了一种利他的价值观,透过融合分裂的方式撞击出更多能量跟可能性,但同时之间又不损及个体的独立性及主权性。如此一来,一分为二,二分为四,藉由彼此的接合串连,建立起一种利他性网络,最后产生的结果亦为一个独立个体,得以继续发挥其功效。

  这一次豪华朗机工在“照顾计划——特雷尼亚克艺术计划空间”这件作品,由三个改造原有空间的子计划组成,再经由艺术家的诠释之后转化成为录像作品,呈现在豪华朗机工的个展之中。这三个改造计划由豪华朗机工以及Sam Basu经过数次讨论之后共同决定三个对艺术计划空间有实质上帮助的部分进行改造,在艺术家离开之后,这个创作作品仍有实际上的功能,在空间的营运上继续发挥作用,形成不断繁殖的一个有机体。子计划之一,改造空间的门面,将一个看来如废弃厂房一般的入口处加上鲜明的记号,引起游客兴趣并驻足欣赏。子计划之二,改造工艺术家驻村时的起居空间,将原来阴暗杂乱的楼梯间重整成为一个可以阅读或交谈的文艺角落。子计划之三,也是这个计划三部曲之中的最终曲目,将弃之不用堆满杂物的地下室改造成为特雷亚尼克艺术计划空间长久以来希望能拥有的小酒吧,让每一次的展览开幕或是交流活动的群众与艺术家有交流社交的空间。这三个计划的执行,透过“照顾”修复实体上空间的行动,让当地居民、艺术空间的工作人员以及来访的艺术家们达成真正的交流。

图片: “照顾计划—特雷尼亚克艺术计划空间”子计划之三,Bar Passap改造。(图片提供:豪华朗机工) 

  为了有效将照顾特雷亚尼克艺术计划空间的过程纪录下来并成为作品,事前必须经过缜密的规划与分工,并且要观察改造空间的光影变化及排除其他人为干扰因素。过程影片设定以旷时摄影的方式纪录,画面中只有空间由无到有,由暗到明的变化,透过时序的流转,幕后的改造者虽然不可见,却在由不断变动位置及形体的对象中被暗示出来。而空间的主人及未来空间的使用者,也就是在艺术家的设定之中,会与被改造的空间一起留下来的,是艺术总监Sam Basu,他以一个中立旁观者的姿态伫立在画面里,是整段影片中唯一不变的中心。

  这三个被改造的空间,是艺术家与艺术计划空间互动之后所做出的贡献,在完成驻村之画之后,真正留下对将来可以在这个空间发挥效益,透过这个细菌再去分裂出来的,另一个独立的有机个体,在未来的发展上是可以继续被利用再发酵的。然而对艺术家而言,经由这个照顾过程所留下的旷时纪录,是另一个连结艺术家与特雷亚尼克艺术计划空间之间的网络,透过影片在其他展览地点的呈现,这个网络持续不断地发展着,这个连结也越来越紧密。

  因此,在完成这一次的个展计划之后,这件作品随后在台北当代艺术中心的论坛双年展中结合文件记录方式被完整发表,试图说明这样的互动,形成所谓的有利的环境,微小而不可见的细菌逐渐接合共生,形成菌簇,发挥其不可被忽视的能量。而这种能量,对豪华朗机工以及特雷亚尼克艺术计划空间来说,就是彼此的利他性网络,以2010年夏天的这个个展为起头,即将被发展为五年甚至是十年的长程计划,在法国、台湾,或其他世界各地继续分裂、繁殖,形成更多显著的菌簇。

上一篇:刘鼎的商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