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青绿山水下的垃圾堆(图)

2016-2-24 | 来源:环球艺术 | 点击:

导读:   姚璐的作品,远看仿佛是青山绿水、诗情画意的水墨山水画,仔细一看,画中的高山外层都是绿色的防尘布,里面掩盖着的是巨大的垃圾堆,穿梭在青山绿水间的是头戴安全帽的当代民工   文/刘旭阳,陈虹霖     图/姚璐   2010年9月5日,上海喜玛拉雅美术...

  姚璐的作品,远看仿佛是青山绿水、诗情画意的水墨山水画,仔细一看,画中的高山外层都是绿色的防尘布,里面掩盖着的是巨大的垃圾堆,穿梭在青山绿水间的是头戴安全帽的当代民工

  文/刘旭阳,陈虹霖     图/姚璐

  2010年9月5日,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原证大现代艺术馆)迎来了更名之后的第一场大型展览:《更新中国——关于城市可持续发展的艺术和建筑展》。为期一个月的展览将40个建筑实例文献与19位当代最具影响力的中、德艺术家的作品一同展出,围绕着“更新中国”的主题,呈现出不同的解读视角。

  走进展厅行几步便能看到挂在右墙上的6幅古代山水画,青山绿水、诗情画意,做成扇面的形状,盖上多枚印章,只是没有题字。然而仔细一看却是照片合成,画中的高山外层都是绿色的防尘布,里面掩盖着的是巨大的生活、建筑垃圾堆;穿梭在青山绿水间的小舟上,坐着的是头戴安全帽的当代民工,让人顿觉时空错乱。这是姚璐的成名作《中国景观》,凭着这组作品,他一举获得久负盛名的BMW巴黎摄影奖,以及PrixPictet 2009年度世界环保摄影大奖。

  作为一位正在崛起的中国艺术家,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姚璐如今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摄影系。事实上,姚璐对于中国当代摄影界来说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他的作品在中国很多大型摄影展中展出过,比如2007年连州国际摄影展、2004年平遥国际摄影展等。20世纪初,画意摄影在摄影界占据重要地位,在中国也是如此。除了郎静山先生以外,北京光社的陈万里、刘半农诸位先生也以画意摄影为风格。如今 ,以姚璐为代表的中国新画意摄影再次复苏。

  著名摄影评论家顾铮在谈到姚璐的这组片子时,使用的题目是“遮盖与重构:新山水”,副标题则是“遮掩就是现实的本质”。姚璐的片子反映了发展中的中国的现实状况,他把这一切藏在诗情画意的山水之下,用顾铮的话说,是“激活了现实“。 他与传统对话,醉翁之意却是在当下。他希望能够让我们通过他的作品,看到他对于现实的一种看法。

  姚璐告诉本报记者,刚开始创作《中国景观》时,他所生活的城市北京正为迎接奥运会的到来,拼命地建设更新,四处可见的防尘布成了这座城市的标签,也成为中国每一座快速建设的城市的新符号。“当时在自己家附近有很多工地,工地上覆盖了很多绿色的防尘布,我一眼就觉得这个像中国的山水,就想做这样一种作品。我想不只我一个人,所有画画的都能很直观地看出来。但那时候我电脑技术不行,没能马上做,只是不断地去拍这些工地和建筑垃圾。”技术上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姚璐便开始了断断续续、但又一直延续下来的《中国景观》系列作品的创作,直到现在还不断有新的作品更新。

  远观似青绿山水,近看却触目惊心的画面,让人看了多少有点不舒服的感觉,而这正是姚璐想要达到的新画意摄影的“穿越”效果。画面中绿色所遮掩的以及它无法掩盖的,形成一种紧张的关系,是一种掩盖与暴露相持不下的张力状态,而这种状态,正好是中国目前的现实。同时,作品中美与丑的冲突、传统与现代的冲突所带来的不和谐,也正影射着当下中国迅速发展背后的某种无奈。在当下的中国,无论去哪一个城市都可以见到脚手架林立的建设场景。一方面是不断拔地而起的“青山”,一方面是大量的建设垃圾;一方面是外表光鲜的现代化,一方面是发展背后被我们遗弃为垃圾的传统文化。

  《中国景观》的风格延续了姚璐的绘画性特质,在他以往的摄影作品《焚》、《眠》中都可以明显地看出这种特质。这与姚璐的学画经历有关。现为中央美术学院摄影专业副教授的他,最早是学版画出身,1987-1991年间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读大学的时候,姚璐所借的画册往往不是版画书,而是摄影书;后来转为学摄影时,借的书又都是油画书。摄影和绘画两者之间不断交替,使得姚璐不单单是位摄影师或者画家,他喜欢游移于两者之间,并且找到平衡。

  “我在用光影做画,在影像与画意中寻找平衡。”

  B=《外滩画报》

  Y=姚璐

  B:这几幅作品的创作用了多久?

  Y:现在算下来,前后有5年时间了。因为是陆陆续续不断地去拍摄、积累素材,然后再慢慢回到电脑前,用PS软件进行修饰、调整。

  B:构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Y:也是5年前吧。那时候开始构思,但是没有马上行动。因为当时自己电脑技术不是很行,只是在大量地拍摄、积累素材。后来终于在我做了另一个展览作品之后,电脑技术上比较成熟了,就马上开始着手做这个。《行春古渡图》是我做的第一张作品,这以后就陆陆续续地做了一些圆形的系列,像《清崖横云图》。包括今年又陆续更新了一些作品。

  B:当时这个创作思路是怎么迸发出来的?

  Y:最早是看到很多垃圾,觉得它的外形很像我们传统山水画里面的高山。其实刚开始做时仅是凭着一种兴趣,但是随着创作的过程,这些拍摄的材料激起了我很多反思,思考做这个作品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慢慢地我觉得其实这里头不仅仅是要用现实的东西来建构传统,它更多是在反映当下的现实,尤其是关于建设的意义。那时是在筹备奥运会期间,我生活的周围处处都是建筑工地。在创作的过程当中,作品里体现的社会意义变得越来越强烈。

  B:就是说你最早开始做的时候,思路还没那么清楚?

  Y:对,最初的时候是对形象上的兴趣多一些,就觉得它像,然后想做这样一种图,觉得很有意思。

  B:现在大家对这个作品的解读大多跟“环保”联系在一起,你本身的用意应该不止这些吧。

  Y: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解读是比较简单、狭窄一点,现在的理解更广。不仅仅是环保,对于新旧文化的冲突,对传统文化的保护,这样的解读现在慢慢地占了上风。环保只是其中一个表象的东西,当然也很重要。但我更多的是对于文化上的反思,表现内心的一种失落、无奈、惆怅。因为我们没有时间去反思,在不断的前进过程中被刷新。说到更新,我们如何去更新,我想不仅仅是要去追求更快的速度,更新高大的建筑,对于我们的生活本身、它的源头,切莫因为追求更新而忽略了。

  B:这次的“更新中国”展,很多作品在讨论如何更新,你的作品好像更多是在反思“更新”本身。

  Y:对,我更多的是一种批判,对于过去流失的东西的一种无奈,唤起大家的关注。用一种传统的形式表现当代,其实也是让大家能联想到,在我们发展的同时,一些老的、好的东西切莫在这种快速的发展当中忽略了它,变成了垃圾。我觉得更新更多的是一种意识,更多的应该是思想上、内心里面的,而不仅仅是物质上的更新。

上一篇:村上隆法国个展引发1.2万名反对者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