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另眼看|中国科幻女作者科学加浪漫是她们的“杀手锏”

2019-4-4 | 来源:互联网 | 点击:

导读: 今年随着电影《流浪地球》的大卖,带来的科幻板块的火热,年年喊着盼着的“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终于如愿到来,所有的中国科幻迷无不为此感到骄傲。 有圈内人士由此发出感慨,《流浪地球》的成功至少可以让后面五年的中国科幻的道路走得不再那么...

今年随着电影《流浪地球》的大卖,带来的科幻板块的火热,年年喊着盼着的“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终于如愿到来,所有的中国科幻迷无不为此感到骄傲。

有圈内人士由此发出感慨,《流浪地球》的成功至少可以让后面五年的中国科幻的道路走得不再那么艰辛,随之而来的一大批科幻新作也获得关注。

科幻故事中符合逻辑的科学设定,注定让科幻小说成为了男人的世界,然而在这片让人无限遐想的科幻世界中,也有柔美可人的女性作家,她们的存在并不是点缀,她们用独特的女性视角不断丰富着国产科幻的果实。

 

 

 夏笳自2004年开始发表科幻与奇幻小说,她的作品七次获“银河奖”,四次入围“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作品被翻译为英、日、法、俄、藏、波兰、意大利等多种语言。

传统意义上的“科幻世界”是一个男性世界,而夏笳是一位女作家。更重要的是,夏笳并没有隐藏起自己的性别视角,而是十分坦然地将女性观察世界的方式融入科幻写作。在性别的维度上,夏笳的小说一直是科幻界的异类。从她闯入科幻世界起,争议声就不绝于耳:这也算科幻?这样的科幻是不是太“软”了一点?

夏笳的小说似乎总是在自觉挑战着某种边界,比如她的处女作《关妖精的瓶子》,那本是一场十足“坚硬”甚至有些枯燥的科学史探寻,却因为“麦克斯韦妖”的介入而变得柔软灵动。银河奖评委王逢振这样评价这个故事:“典故、知识、隐喻融合在一起,耐咀嚼,有韵味;算不算科幻?模糊;但模糊本身就有意思。”

代表作:《关妖精的瓶子》

 

 

程婧波是四川大学传播学硕士,现为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编辑,中国科普作协科学文艺委员会副秘书长,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五届、六届副秘书长。

在1999年,程婧波以手写草稿《像苹果一样地思考》投稿《科幻世界》获发表,后以每年不到一篇的缓慢速度进行科幻创作。她的创作过程有点类似于中国南方农民,精耕细作,缓慢绵长而作品甚少。跳跃的思维和奇怪的表达是这些作品最大的优点和缺点。

程婧波在十岁那年,就开始给科幻世界投稿,随后就获奖、收到读者来信和编辑电话,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文字出现在《科幻世界》上,她觉得那一刻,打通了任督二脉。

往前再推上两年,对科幻尚且毫无概念的程婧波在姐姐家翻看了一本《科幻惊奇故事》,读到里面有阿西莫夫的《空中石子》,当她把书合上的那一刻,她觉得“恍如隔世”。

她看着奶奶买菜回来,烧水做饭,在那里择菜,心里想着:哇!从此以后我能进入的世界和别人不同了,我能看到除了眼前这个现实之外的世界了。

代表作:《像苹果一样地思考》

 

 

 凌晨出生在宇航世家,宇航题材经常现其科幻小说中,作品磅薄大气,刚柔相济。九十年代中期,凌晨进入科幻小说创作行列,并在读者中产生了一定影响。

作为著名科幻与科普作家,凌晨先后发表了长篇科幻小说《月球背面》《鬼的影子猫捉到》,短篇科幻小说《信使》《猫》《潜入贵阳》《天隼》等作品。作品曾多次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短篇小说《太阳火》还拿到了2016年的中国科幻星云奖。凌晨长期为科普杂志撰写文章,曾主编并主笔大型科普图书《宇宙的光荣》《太空时代丛书》等。

刘慈欣评价凌晨的作品:“表面上波澜不惊,却常常暗流汹涌,善于将宏大的时代设置与普通人的情感生活融合在一起。在她笔下,人物是真实生活在科幻的背景中,我们甚至能够感受到他的呼吸”。

凌晨认为写科幻真不是容易的事情。现在科学技术发展非常快,我们的思维很多时候跟不上科学技术的发展,我们能做的只有关注科学技术变革之中,人所能触及的改变、人心态的改变。

代表作:《月球背面》

 

 

 赵海虹是浙江工商大学外国语学院教师,也是一名科幻作家,她被誉为中国科幻界的公主。在1999年的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评选中。赵海虹凭借作品《伊俄卡斯达》以最多的读者票数获奖。这是银河奖颁发十多年来,第一次有女作者落坐头把交椅。

作为原创科幻界少有的女性写作者,情感细腻而丰富的赵海虹当数言“情”高手。她创造出了男人笔下无法描绘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女主角总有着深情又坚强的内心,身上带着淡淡的悲伤气质。

“中国科幻界公主”这个头衔是赵海虹非常抗拒的,她曾说过“即使是做梦,我也不想当公主,可能还是花木兰之类的角色更合意。”刚硬和柔美同时出现在赵海虹的作品里面,像两股交替出现的力量,统治着故事的脉络。

代表作:《云上的日子》

 

 

郝景芳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2006-2008年就读于清华大学天体物理中心,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博士毕业。2016年8月,在第74届世界科幻大会上,郝景芳的短篇小说曾斩获2016年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2017年出版《人之彼岸》获2017年度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

科幻的字面意义是科学的幻想。科学不应该仅仅是狭义上的科学技术,也应该包括人文科学部分。科幻作品可以想象,可以天马行空,但必须有现实的注脚,郝景芳的作品明显是符合这一点。在她的每部作品中,郝景芳都注入了她对未来世界的独立的、严肃的思考。故事的整体格调虽然并不明快,但非常有现实感和力量感。

代表作:《人之彼岸》

 

 

 迟卉曾经是《科幻世界》编辑,科幻作者。曾用笔名黑小猫、雪舞风华,2003年7月以笔名雪舞风华发表《独子》,之后一直写作各种各样的幻想题材。迟卉大学一毕业就加入了《科幻世界》的编辑队伍,一直干了四年。辞职后,她仍旧保持了一个职业编辑的习惯:逛书店的时候喜欢观察书籍的分类和摆放规则,以此来判断出哪些书籍在市场上最为畅销。

很多人说“黑猫出品,必属佳作”。迟卉的作品冷峻且温情。初入情境,气氛往往冷得让人小心翼翼,而结尾处,往往隐藏着温情或希望。从构思到文风都极其精巧,但是又不会使人感到小家子气,迟卉把达到相对主流文学水平的高超的文学技巧极其娴熟地运用在了科幻这一相对小众的文学领域。

代表作:《血精灵》

 

 

 钱莉芳是一所中学的历史教师,她的作品《天命》《天意》,曾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特别奖。历史科幻已经成为科幻文学的一个重要类型,出现了很多作品,中国科幻也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丰盈起来。钱莉芳2004年出版的《天意》有着划时代的意义。这不仅仅是因为它创下了中国科幻小说自1984年以来的销售纪录,更因为它开穿越小说之先河。钱莉芳打开了中国悠久历史所编织出的巨大空间。

2004年,其创作的长篇科幻小说《天意》取得全国性的轰动,风靡一时,总销量达到15万,创造了自1983年以来长篇科幻小说的历史记录。《天意》以科幻的手法讲述一代名将韩信的故事,历史细节逼真考究,故事情节曲折离奇,整个故事充满了戏剧张力。

代表作:《天意》

 

 

吴霜不仅是位科幻作家,也是影视编剧和科幻小说的译者。吴霜的电影剧本《云雾》曾获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科幻电影创意金奖。目前吴霜已出版科幻小说集《双生》、翻译作品集《思维的形状》。部分小说被译成英文,在海外发表。

吴霜在初中时就迷上了科幻,她在看完刘慈欣的《乡村教师》后,三观都被震慑,泪流不止。从那时起科幻的宇宙大门向吴霜打开,她慢慢开始创作科幻小说,写科幻评论,并翻译了刘宇昆的科幻作品。随后她从国企跳槽改行做编剧,吴霜曾说:“作为科幻迷,我爱看故事;作为科幻作家,我爱写故事。故事的创作技巧千变万化,又有规律可循,非常美妙。自编剧起,我正式成为了一个以‘写故事’为生的人。这门手艺,我会好好练习。”

翻看《双生》,她的笔触是细腻而多姿的,纠缠于人生的逆乱颠倒,诡异错乱。在她的故事中,分量最重的往往不是物,而是情,是宏大宇宙中有情众生的命运。吴霜用介于现实与超现实之间的敏锐,把情描写空灵异常,在夸张和变形中放大到极致,读完之后却又让人更加无法理解这个世界,只剩下了无尽的嗟叹。

代表作:《双生》

 

 

念语是个95后,上海交通大学法学系高材生,于《科幻世界》《科幻世界少年版》发表多篇作品。作品《念伊念伊》获第四届全国幻想类联合征文二等奖,个人作品集《莉莉安无处不在》已出版。

她形容自己很平凡,丢到人堆里看不见。然而,她的《野火》惊艳科幻圈,科幻奇幻作品涉猎广泛。念语文笔有着超越年龄的老练成熟,火速成为科幻圈内的新生力量。她的作品中能看出念语热爱星空与幻想,热衷以女性特有的细腻笔触描绘庞大世界观下的故事。作品多忠实于宇宙与物理法则的大框架,以此为前提构造技术、灾难与人性的碰撞。念语不仅坚持科幻创作,在奇幻和童话等领域也斩获颇丰。

代表作:《莉莉安无处不在》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上一篇:北京京剧院建院四十周年20余台大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