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环球艺术

透视中国艺术品拍卖之乱象

2019-3-12 | 来源:互联网 | 点击:

导读:   七个月前,一个莽撞小贼潜入故宫(微博)博物院走了一遭,无意中掀开了“皇帝新装”的遮羞布,无数的秘密被接连抖落出来。来自故宫2011年8月的一份内部会议内容显示,“十重门”后,故宫期待着一个舆论焦点。   这个对象很快到来。8月下旬,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七个月前,一个莽撞小贼潜入故宫(微博)博物院走了一遭,无意中掀开了“皇帝新装”的遮羞布,无数的秘密被接连抖落出来。来自故宫2011年8月的一份内部会议内容显示,“十重门”后,故宫期待着一个舆论焦点。

  这个对象很快到来。8月下旬,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一个全称叫唐长沙窑人物贴塑大执壶的“文物”,接过了故宫的舆论重担。多个文物专家指出,这个所谓的唐代大执壶其实是上世纪90年代的产物,经过种种洗白过程,一跃变身天价,准备申请为国家一级文物。

  下一个接棒的是“金缕玉衣”。商人谢根荣找来一堆玉片,请牛福忠串成了“金缕玉衣”。牛福忠是北京中博雅文物鉴定中心鉴定委员会主任,他又请来中国收藏家协会前秘书长王文祥、故宫博物院前副院长杨伯达、北京大学宝石鉴定中心前主任杨富绪、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前副主任委员史树青,5位专家在装着“金缕玉衣”的玻璃柜子外“走了一圈看了看”,便为这件“文物”估价24亿元人民币。谢根荣用这一纸估价说明,骗银行放出近7亿贷款,最终5.4亿元打了水漂。

  然后是“徐悲鸿天价油画”。2010年6月,徐悲鸿油画《人体蒋碧薇女士》拍出7280万天价。蒋碧薇系徐悲鸿夫人,该油画拍卖信息被发布于多家网站,同时配发有“徐悲鸿长子徐伯阳与这幅画的合影”以及徐伯阳出示的“背书”,背书内容为:“此幅油画(人体)确系先父徐悲鸿的真迹,先父早期作品,为母亲保留之遗作。”

  15个月后,2011年9月,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研修班第一届的10名学生联名发出一封公开信,声称,这幅天价“徐悲鸿油画”,其实不过是他们当年的习作。

  7280万元,可以买34辆玛莎拉蒂。“天价油画”的买家无疑是这则人为缔造的真实神话里最悲哀的主角。但显然,在拥挤的悲情人潮中,他既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2010年中国艺术原创作品和古董艺术品的交易总额为989亿元,市场份额升列全球第二。而在2011年,中国艺术品拍卖春拍获428亿元,创历年新高。齐白石一幅作品更以4.255亿元价格刷新了近现代书画作品的世界拍卖纪录。

  在艺术品的买卖链条上,上游一端是高深晦涩的鉴定门槛,下游终端是无处安放的大把热钱。市场繁荣的同时,目前尚未明晰的艺术品买卖法规与制度,为艺术品买卖的虚高抬价与暗箱操作种种,提供了一段“最美好的灰色敛财时光”。

  传统的拍卖行交易外,文交所艺术品股票、艺术品银行等新兴买卖形式在2011年里异军突起,由于“游戏”规则或缺失或未全,而今又正面临进退维谷的生死抉择。

  此地“钱多,人傻,速来”。一群傻子在买,一群傻子在卖,还有一群傻子在等待——这不该是真实的艺术品交易市场。


本文来自网络,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上一篇:张大千何以超毕加索

下一篇:没有了!